老杨工作室midphoto.com

 

夜访上海女公害

by 长沙杨飞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认识小柯的。她是我的网友。可能是2005年7月的某天我在某个论坛发布了即将拍摄上海专题的帖子并征求志愿者,然后我们就联系上了。那时候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知道她网名叫“上海女公害”。

没想到上海拍摄计划一拖就是一年。我2006年7月16日到上海,原计划采访至少10个上海居民,到8月10号了还没完成任务,眼看就要离开上海了,抓耳挠腮之际我猛然想起了上海女公害。还好电话号码还在。

 

黄浦江和外滩,2006年8月

River Huang-pu, Shanghai.Canon 1ds Mark II. Aug 2006

“Hello,请问您是上海女公害吗?我是长沙的摄影师杨飞,还记得我吗?”

8月10号中午在黄陂南路地铁站见面。我很高兴上海女公害并不是恐龙,而是一位身材高挑的骨感美人,叫小柯,今年大学英文专业刚毕业在一家外资公司工作。 我心中暗喜。从今以后谁再说网上无美女我就扇他一大嘴巴子。小柯爽快地答应我上她家采访。但今天她得去加班,采访只得改天。

 

上海世纪公园广场

Century Park. Photo ID: shanghai814EK

 

世纪公园的玫瑰

Roses of century park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4ZJ

2006年8月12日晚7点。我在浦东拍摄世纪公园。今晚本是约好采访小柯。可刚才她短信说可能要加班到9点多。我晕。有点不想去了,晚上10点采访,弄完少说要11点,到时候一定没地铁回去。上海是一个巨大的城市,从世纪公园到小柯家的彭浦新村几乎横跨大半个上海,从彭浦新村回我住的锦江乐园也是一样。今天实在是累了,晚饭也没吃,改天? 可是小柯很热情:“杨飞,你一定会喜欢彭浦新村的,我带你去拍上海最大的街边夜市,这里的宵夜也不错的。要是太晚也可以睡我这,不过你可能要打地铺。”

在美女家里打地铺,刀山火海我也愿意。我高兴坏了,赶紧说我就赶过来。

 

上海彭浦新村地铁站

Peng-Pu-Xin-Cun subway station.Photo ID:shanghai812D

2006年8月12日晚9点。坐了40分钟地铁,晚9点我和助手FLORA到了彭浦新村。小柯短信说非常抱歉还在加班,9点40一定赶来。

没关系,等就等,作为摄影师,任何地方我都可以拍点东西。这地铁站很热闹。值得一拍。

 

上海临汾路夜市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 shanghai812CI

 

上海临汾路夜市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2CG

 

 

上海临汾路夜市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 shanghai812CB

 

 

上海临汾路夜市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G

 

 

上海临汾路夜市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F

 

 

上海临汾路夜市盗版DVD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H

 

 

2006年8月12日晚10点。 小柯说,彭浦新村应该可以算是上海新贫民区了。这里都是二三十年前单位建的五六层高的房子,现在这些单位大多都破产了,下岗工人很多,消费自然低,街边摊得以大行其道,城管队的也不怎么管,这在上海其他地方是看不到的。热闹吧?”

临汾路边书摊,摊主和她的孩子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MS

 

临汾路夜宵摊子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I

 

 

夜宵摊边上的服装摊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E

 

2006年8月12日晚10点20。 临汾路十字路口也有不少宵夜摊子,生意非常好,味道也非常好,只是这里的卫生条件让我又想起了有点可怕的柬埔寨金边夜市。我在柬埔寨游记中这样写道:“在金边路边摊吃饭。这需要一些勇气。因为摊贩们洗碗的那盆水一直没换,把盘子往水里一丢,捞上来然后用一块同样也是不换的呈黑色的布一抹就算洗好了。一盘炒饭加蔬菜加冰茶才2000瑞尔,合0.5美元。炒饭的味道还不错。只是在吃饭的过程中一直有衣着褴褛的孩子在桌边盯着你的碗看。只要你一做出买单的姿势那些孩子就会冲上来端走你的盘子,蹲到一旁狼吞虎咽的把你剩下的饭吃光。”还好,上海没有小乞丐在一旁监督我吃饭。

 

夜宵摊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 shanghai812CH

 

街头睡觉的人

Night market, Lin-fen road.Photo ID:shanghai814CA

2006年8月12日晚11点。 今天上海真热,少说也有37度。半夜很多人睡街上。

 

访问王一柯家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4AB

 

 

Flora和小柯,访问王一柯家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4AF

 

2006年8月12日晚11点30分。 终于到了小柯家。这是彭浦新村数百栋单位老居民楼中普通的一栋。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要打地铺。房子很小,只有一居室,带厨房和卫生间。小柯和FLORA睡床,我只能打地铺了。这是小柯的父母单位原来分配的住房,小柯现在一个人住在这里。

 

访问王一柯家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4AF

 

2006年8月13日凌晨0点。 我的摄影助手FLORA和小柯年纪相近,对时装和明星又都很有研究,很快两位小姐就谈得兴致盎然。我对这些没有研究,插不上话干着急。

 

小珂的LOMO相机

Xiao-ke's Lomo camera. photo ID: shanghai814ZI

2006年8月13日凌晨0点10分。 我只好在屋里拍点静物打发时间。看到这个LOMO相机我终于想起一年前我怎么能在网上认识小柯了。原来她也是纪实摄影爱好者。

 

小珂的LOMO和玩具熊

Xiao-ke's lomo camera and teddy bear,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2H

2006年8月13日凌晨0点30分。 小柯除了LOMO,还有一台柯达小数码,很多摄影书籍。

时不时地我也插几句话,睡眼朦胧的我不太记得聊了些啥。只有一个片断我记得很清楚,小柯说小学时候上海地铁首次开通,学校组织春游,内容就是组织同学们去坐一次地铁。可能是1990年?

 

小珂家,前男友的关爱

Proof of love of ex-boyfriend, Xiao-ke. photo ID: shanghai814ZN

2006年8月13日凌晨0点40分。 小柯家世界地图上贴着一张生活注意事项,超仔细那种,如睡觉前要关煤气等。原来这是小柯以前的男朋友写给她的。那男朋友呢?问到这里小柯不作声了,脸上露出了忧郁的眼神。

 

访问王一柯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2AG

 

 

访问王一柯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2AE

2006年8月13日凌晨1点

 

访问王一柯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2AG

 

 

小柯说,我画个东西给你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2B

2006年8月13日凌晨1点40分。 我实在困了,小柯说那你先去洗澡吧,我画个东西给你。

 

小柯说,这一栋就是我家。

Visiting Wang Yi-ke. Photo ID: shanghai814AH

2006年8月13日凌晨1点50分。 原来小柯画的是社区地图,她知道我明早要去拍老社区的早上,“杨飞,这里几百栋居民楼长得一个样子,明早我可能起不来,你一个人去拍,带着这个地图就不会迷路,要不然我还真怕你回不来。”

 

上海平顺路生煎
pan-fried pork bun @ ping-shun road. photo ID: shanghai814ZM

 

 

彭浦新村居民楼

Residential building, Peng-pu-xin-cun Photo ID: shanghai814ED

 

 

上海平顺路早餐品种丰富

Breakfast choices were abundant, Pin-shun road,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4CJ

 

 

上海平顺路街头。路牌上的拖把

Mop on road sign. Ping-shun road. Photo ID: shanghai814AK

 

彭浦新村社区的早上。

 

上海平顺路补鞋的

Shoe mentor, Pin-shun road. Photo ID: shanghai814CK

 

 

平顺路, 一位妇女夹着一小孩

A child in her arm, Pin-shun road. Photo ID: shanghai814CL

 

 

等待工作,顺便喂路边狗

Feeding stray dog while waiting for renovation job.Ping-shun road, Shanghai.Photo ID: shanghai814AM

 

 

上海平顺路肉店

the butcher's @ ping-shun road,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4ZL

彭浦新村社区的早上。

 

小孩的游戏。上海临汾路山西路一带的街头。

Children playing. Lin-fen road/Shan-xi road,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4AJ

2006年8月13日早上8点。 彭浦新村社区的早上。

 

邻里之争

Shanghai neighborhoods . Photo ID: shanghai812AH

 

 

一位老人走过早上的彭浦新村大街,后面是无数栋老房子。

Peng-pu-xin-cun, shanghai. Photo ID: shanghai814CM

2006年8月13日早上9点

 

彭浦新村的房价大约是8000元一平方

 

 

彭浦新村旧书店

 

 

2006年8月13日早上9点30分。 我在社区一个小书店买了本《欧洲艺术史》打算送给小柯略表谢意。我记得去年在网上聊天时她还说过要跟我学摄影。要提高摄影水平,读书是很重要的。

顺便从楼下买了早餐回来。看到小柯依然睡得像个婴儿一样,我突然想为她做点什么。房间空调效果不是很好,拆开过滤网一看果然很脏,我就去把它洗干净了。真的很感谢你小柯。网上萍水相逢,上海匆匆一夜,你的热心让我无从相忘。

 

金茂大厦看上海

Shanghai, a view from Jin-mao Tower. Photo ID: shanghai810B

我该怎么来写小柯呢?刚刚走出校门的她有很多新事情要去适应。工作也非常忙,薪水也不高(月薪三千元左右),不过在上海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起薪也就是这个水平了(2000-3000)。随着她经验的增长,一切都会慢慢好的,薪水会有的,新的男朋友也会有的。

我走后收到小柯的短信,说离开上海前无论如何也要来小小的聚餐一下。我很高兴的答应了。但三天后的8月16日我从朱家角回来,因为急着赶火车回长沙,我和FLORA只能爽约了。再见了小柯,美丽的上海女孩。

 

相关阅读

专题:访问上海居民

一个摄影师的上海手记

上海图文专题


PS,各位兄弟,我可能在2020年初再次拍摄上海,如果您知道王一柯同学现在的联系方式,请联系我,电话或微信13974850714.


关注老杨作品:
杨飞作品集:www.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