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作品(202102)

 

索引算不算偷?|老杨点评谷歌澳洲事件

by 杨飞

 

昨天澳洲广播公司的记者来电,问我对谷歌与澳洲政府最近的争议有何看法。谈了二十多分钟,这里我简单说一下。

事情是这样,澳洲国会正在讨论一项新法律,如果谷歌和脸书等科技公司要继续抓取澳洲传统媒体采编的新闻(包括在搜索页面提供链接),就必须付钱。谷歌则强硬回应说,如果这项法律通过,谷歌将停止在澳洲提供服务,包括谷歌搜索和油管视频YouTube。澳洲国会也不让步,称不会允许资本凌驾于民主之上。

记者提到了鄙人研究谷歌的旧文,但我觉得那个情况不同。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主要是因为搜索结果过滤双方有争议,那主要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涉及金钱。而这次谷歌威胁要撤出澳洲,主是一个经济问题。

拿了东西要付钱,否则就是偷。那么问题来了,谷歌到底有没有偷东西?以谷歌搜索为例,二十多年来它基本没有自己做内容,它类似一个巨型爬虫,每天在网上搜集资料并编目,读者要找什么东西只要输入关键词,一秒钟就有答案。要强调的是,那些资料还是各有主人,谷歌并没有据为己有。鄙人认为这并不是偷。如果搜索引擎的工作是偷东西,那图书馆的卡片编目和索引也应该是同样性质,这显然是荒谬的。

搜集链接、根据链接免费跳转,这是互联网运行的基础模式。自1994年互联网开始广泛进入大众生活,二十多年来,从YAHOO、Bing、谷歌到百度,我没听说哪家搜索引擎给录入名下的公司或个人付钱。在中国,事情经常还反过来了,很多时候都是企业给百度等搜索引擎交钱,曰“竞价排名”。

几十年来都没事,为什么澳洲这次要打谷歌的主意呢?我想可能是经济原因。广播电视和传统纸媒正在走下坡路,澳大利亚70%的传统媒体都处于亏损之中,而谷歌和脸书等科技大鳄年年赚得盆满钵满,疫情期间更是发了财。很多人对此看不惯,于是整出了这么一个议案。

目前的情况,谷歌的搜索、视频和地图等业务在澳洲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所以,澳洲有些老百姓有点慌,一旦谷歌不能用,生活将大受影响。但我觉得问题不大,我们中国十来年没用谷歌,也没看见要死要活,大家用百度和360都很欢乐,实在需要谷歌也可以悄悄的爬墙。谷歌要是撤了澳洲的服务器,澳洲的兄弟们搭个梯子只是举手之劳。只要海底光缆没剪断,办法总比困难多。

我并不是说不需警惕谷歌、脸书和推特等科技大鳄。2020的美国大选是一个清晰的案例,这些科技大鳄利用自己对信息传播渠道的垄断,任意剥夺别人的发言权,乃至左右整个社会的走向。这是一个危险的趋势。任何垄断都终将危害我们的生活,这种局面应该要改变。应该要用法律把这些科技大鳄关进笼子,但澳洲倡议的收钱采编并不是一个好点子。

匆匆急就,大家批评。

 

杨飞,
2021年1月29日,长沙

 


 

澳洲广播公司的报导请点这里(英文)

 


 

相关阅读

 

明显而立即的威胁|老杨再谈美国大选与国会山事件

 

深度分析|为什么我们不能访问谷歌?

 



关注老杨作品:
杨飞作品集:midphoto.com
微信:laoyang2063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加入官方协会,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广告。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返回网站首页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