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随笔

 

死寂的夜|写在李医生去世之日

长沙杨飞

今天早上一睁眼,已经是快九点了,但窗外依然一片死寂,就像最近的十几天一样。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和新型冠状病毒的生死之战。除了死守在家,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连续多天没睡好,昨晚我其实已经很困了,但我依然守着微博和各大平台,不停地刷李医生的消息,到凌晨三点还睡不着,心口阵阵发紧,感觉很难受。
 
李文亮是武汉中心医院的医生,2019年12月30日他在微信群里说收治了七个不明肺炎病人,类SARS冠状病毒感染,让同事们注意防护。四天之后李医生被警方训话,被迫签字保证不再扰乱公共秩序。一周之后,李医生本人也被病毒感染,病情日渐加重,昨晚终于不治。
 
我想问一点,对疾病的认知,到底是警察有发言权,还是医生有发言权?事实证明李文亮是一个优秀的医生,具有敏锐的观察力和优良的逻辑推理能力。如果我们在去年12月底就提早防护,事情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现在的情况,全中国陷入停顿,全世界为之揪心。
 
现在思绪很乱,简单说两点吧,第一必须让我们说话,第二我们必须说真话。
 
我整体的观点,言论自由是天赋人权,除非对他人的生命构成了立即的威胁(Clear-and-Present-Danger),否则一切言论均应该被许可。并且,言论权受宪法保护,凡没有宪法解释权的机构,都无权对言论进行限制。
 
去年六月,GuoBao和警察也上门来找过我,说我在网上的一些言论违反了有关法律规定。鄙人一直坚持发表独立第三方意见,写东西有理有据。他们打印出来的那几页,我个人认为并没有什么问题。从根本上来说,我并不认为基层警官有进行言论管理的权利,否则宪法的尊严何在?
 
但是人家上门来了,不接待不行啊。谈了两个小时,大多数问题我们都无法达成一致。但是和李医生一样,我也被迫签下了保证书之类的东西。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能不服吗?
 
有官家上门,大家都很紧张,有人说那一定是你犯了什么错。这里我只想说明一点:犯错的可能不是我,而是police。希望亲戚朋友们尤其是我妈妈能明白这一点。
 
第二点,我们必须说真话。知道多少就说多少,不说谎。新病毒的起源确定了吗?传染力确定了吗?危险性确定了吗?这些都不确定,你怎么知道可防可控?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已经知道医护人员有中招的,并且很多病人并没有去过海鲜市场,人传人已经很明显了,人命关天的事,为什么不说实话?
 
有人说官方是好意,都是出于社会稳定的考虑。我只想再强调一次,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始终是生命(和健康)。就个人来说,最重要的品质是诚实。谁要是不认可这两点,请自觉退出我的朋友圈。
 
暂时写到这里吧。目前长沙情况还行,但武汉现在很惨,很多人病到无法动弹也得不到救治,有的甚至全家倒下,包括孩子和老人。微信和微博上满是求救的呼喊,每天看得我心如刀割。这么多人在受难,我却无能为力。这真是太糟糕了。
 
愿逝者安息。愿朋友们健康。愿疫情早日过去,春天早日来到。
 
老杨,2020年2月7日
 


推荐阅读

骡非马|老杨新书《107国道》记事

电子版《107国道》

川藏线的回忆(成都至拉萨)

888天绕骑单车绕地球一圈


返回网站首页


关注老杨:
杨飞作品集 midphoto.com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微信13974850714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加入官方协会,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广告,但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给小儿打赏一份牛奶。我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如果您有Paypal,点击这里亦可资助。 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