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随笔

老杨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观察(2020/3/28)

长沙杨飞

武汉封城已经两个多月,这一波国内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但是全球其他地方形势正在急剧恶化。我在家里关了两个月,憋得慌,说说个人观点吧。

一,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任何传染病疫情一样,都存在低成本防控的时间点。这个点越早越好。个人观点,最佳时间点在2020年1月3日之前,也就是李医生被 警方喝茶的时候。此时病毒的基因检测结果已出,为类SARS冠状病毒,武汉的医生朋友圈一下子就炸了。如果这时武汉市立即开始对疫情进行紧盯防守,逐一排查,这场席卷全球的灾难就可能避免。

我个人观点,国内低成本防控的最后时间点可能是1月18日,在此之后就大势已去。一旦病毒开始大规模社区传播,感染数千乃至上万人,医院被挤爆,此时防控就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也可能无法再防,只能弃守。理论上来说,完全放任不管,最后疫情也能自我控制,每人都感染一次,获得免疫力,但代价可能是总人口的1%到2%左右。

二,迅速行动的新加坡。此次新冠疫情,全世界最早开始实际防疫行动的并不是中国,而是新加坡。对这个弹丸小国,我们不服不行。2020年1月2日晚,新加坡卫生部发布公告,通知所有医疗人员密切注意可能来自武汉的不明肺炎。自1月3日晚上起,新加坡机场开始旅客测温,所有在14天内曾前往武汉,并出现发烧或急性呼吸道症状的旅客都将被隔离。


新加坡卫生部1月2日公告截图

目前来看(2020-3-28),新加坡是疫情控制得最好的地方之一,这一点非常不容易。新加坡樟宜机场是世界最繁忙的机场之一,每天进出旅客二十多万人次。中国和新加坡之间每天有十几个航班,其中包括直航武汉的。

从2020年1月2日晚上发布的公告来看,新加坡方面显然已经知道这个病是人传人的,或者说,他们已经预先假设了人传人。新加坡卫生部的这个预判和中国有关方面截然不同。谁对谁错,高下立判。

新加坡方面这么早就开始布防,显然是对当年的SARS心有余悸。在2003年的非典疫情中,新加坡共有238人感染,33人死亡,病亡率高达13.9%。

2019年的最后两天,那张标有“SARS冠状病毒检出〈高置信度〉阳性指标”的检测报告书已经在网上流传,尤其是医疗圈。就在新加坡卫生部连夜发布公告的时候,2020年1月2日,武汉市有关部门也紧急行动起来了,很可惜他们紧盯的不是疫情,而是医生。事情从开始就注定悲剧了。

三,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个人观点,它可能是自然进化的,也可能是人工改造的。对细菌和病毒进行基因改造,改变其毒性和传染性,很多实验室都能做。武汉病毒研究所也做过,并完成了病毒改造之后的传染性研究,发表了相关论文并获得了业界认可。这里不再详述,有很多公开的论文资料。

目前大多数专家支持自然进化说。我个人观点,自然进化的可能性占80%。是不是人工改造,有一个简单的论证法,那就是重复实验,看哪家实验室可以用蝙蝠、穿山甲或其他动物身上的病毒做出此次流行的新冠病毒来。如果谁都做不出,那人工制造的可能性就非常低。

四,新冠病毒的起源可能是野生动物,可能是研究所病毒库,还可能是研究所使用的动物。理论上说,武汉市所有进行过动物实验的机构都需要详查。实验动物被违规处理,这种案件以前就发生过。前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宁被判有期徒刑12年,罪行之一就是非法出售实验动物牟取暴利。

五,实验室事故的可能性。病毒泄露事故在世界范围内也发生过多次,其中包括台湾、新加坡等地的研究所。中国2004年4月的小规模SARS感染,原因就是实验室违反操作规程造成的病毒泄露。这次是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出了事故,需要独立第三方调查才能令人信服,研究员自己发誓并没有什么用。

理论上来说,全世界所有具有病毒基因改造技术的实验室都有嫌疑。武汉病毒研究所拥有一流的技术,最全的冠状病毒库,离疫情爆发点又最近,所以嫌疑最大。欧美的实验室泄露,本地没有传染,却传染到了万里之外的武汉,这种可能性基本为零。

需要指出一点,研究所要是出了事故,他们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中国2004年的SARS疫情是如此,2003年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研究所也是一样,直到研究员出现了感染症状之后才发现不对。在调查组得出结论之前,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院长黄聿立以及新加坡环境局卫生署署长王南枝都信誓旦旦地说,病毒在实验室泄露的机会微乎其微。他们俩没多久就被打脸。

因为新冠病毒的低毒性(相对于2003版SARS),有的年轻人感染后并没有什么症状,所以实验室的偶然病毒泄露可能永远无法查出来。一位年轻的研究员感染了,他自己没觉查,但是他那几天在武汉各处游玩,还去某海鲜市场买了点吃的,这都是可能的场景之一。

六,是不是别的国家用病毒攻击中国。我觉得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因为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太强,你要是传播出去害别人,最后可能传回来坑自己。病毒感染没有特效药,这是常识。并且新冠病毒是单链RNA,容易发生变异,它和流感病毒类似,较难研制有效疫苗。我们和流感战斗了近百年,最有效的手段还是靠自己扛。既没有疫苗也没有解药,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做这种生物武器。损人不利己的事,不会有人干。

我顺便谈谈对细菌和病毒进行基因改造的看法。人为制造新型微生物,这种研究意义不大,危险性却很大。此类研究项目,研究员自己都可能不确定改造后的病毒的毒性和传染性,万一发生泄露,后果不堪设想。我个人观点,除了为提高产量而进行的农产品基因改造研究之外,其他物种的基因改造研究都应该禁止。

七,谁应该对这次国内的新冠疫情负责,我觉得首先是技术责任,然后是属地责任,最后是领导责任。

(未完待续)

老杨,
2020-3-28


推荐阅读

死寂的夜|写在李医生去世之日


返回网站首页


关注老杨:
杨飞作品集 midphoto.com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微信:laoyang2063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加入官方协会,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广告,但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给小儿打赏一份牛奶。我的微信和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如果您有Paypal,点击这里亦可资助。 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