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作品midphoto.com

11月20 日工作日记

长沙杨飞

有朋友说下午来买两本我的书,我很开心。一直等,到五点半下班时间才等到,原来是两位学生,长沙职业技术学院的。她们俩坐了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才到湖大。看她们很辛苦,又是学生,我就没收钱,免费赠送两本。她们俩很开心。

这两位同学刚满18岁,是湘西凤凰县定向委培的学生,毕业后将回凤凰特殊教育学校。她们说,以后天天面对残疾孩子,尤其是精神残疾和智力障碍的人,长此以往会不会觉得人生灰暗?这当然是可能的,有些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咨询师最后自己都抑郁了。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俗话说人比人气死人,在人生灰暗时刻,如果看到比自己更差的人,有时也能高兴起来。再怎么倒霉,只要你还能生活自理,能正常思考,就比很多人强一百倍。

2003年的平安夜,我的父亲突发脑梗,紧急抢救才捡回一条命,但是因为脑神经受损,他变得脾气巨大,随后11年他一直是半瘫痪状态,一直到2014年去世。这11年我们全家都倍受折磨。

当年我曾在长沙市几大医院和父亲一起战斗了半年。只要你在脑外科病房走一圈,看到那些不能动的,神志不清的,还有植物人等等,立马你就会对幸福这个词有全新的认识。

这两位女生最后问入党的问题。她们已满18岁,家里有人催促她们递交入党申请书。我本人50年来从未考虑加入任何党派。两个原因,一是没时间,二是没钱。加入党派之后,有更多的会要开,我本来时间就不够。每个月还要交党费,我本来就钱不够用。

之所以不加入任何党派,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有违我对自由的追求,尤其是思想自由。每个党派都有自己的一套思想主张,加入它就意味着你需要遵守它的那套东西。我本人不想在思想上受任何限制。追求自由是人之根本。

如果缺乏安全和有效的退出机制,对这样团体就更要小心。在中国,如果你公开宣称退出某党派,就会面临巨大的压力。有些宗教团体更为过分,伊斯兰教《圣训》说叛教者应被杀死。时至今日,沙特阿拉伯、伊朗、阿富汗等一些伊斯兰国家仍设有“叛教罪”,违者可判死刑。只准进不准退,甚为恐怖。凡是没有退出条款的合约都是流氓合约。

基于以上原因,鄙人对任何党派和团体都敬而远之,包括作家协会和摄影家协会等文艺团体。独立创作是我的基本原则。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一切皆可抛。

两位同学说很高兴听到和父母以及家里亲戚不一样的说法。因为时间关系,我们简单聊了半小时就撤了。是为记。

杨飞,2019/11/20日



返回网站首页

 


关注老杨
杨飞作品集:www.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