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工作室midphoto.com

 

我的孩子终于四岁了

 

长沙杨飞

 

今天是我儿子四岁生日。这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家伙,在小区里就像明星一样,但他也是一个可怜的孩子,自一岁八个月来就没见过妈妈。离婚后孩子归我抚养。我老妈虽然一直在帮忙,但是她已年近八十,力不从心,家里没有保姆是搞不定的。至今已换过好几个保姆。

很多人说孩子是天上的礼物,但是这个礼物非常昂贵。过去四年,作为作家的我几乎武功全废,没有一个像样的中长篇,唯一一篇谈谷歌的文章传播较广,但其主干是在2015年完成的。

 

生日准备吃大餐,但是在超市他突然喊要米粉

 

孩子虽然可爱,但是他发起飙来就不顾一切大喊大叫。孩子的奶奶也是一样,有时特别顽固,完全无法沟通。我有时感觉自己是在和两个精神病患者一起生活。每天只有晚上十一点他们都睡了,我才能到厨房打开油烟机点根烟透口气。如果不透这口气,我自己可能就会变成神经病患者。我本来就有抑郁病史。但是我现在不敢抑郁,我必须顶住。上有老下有小,独自战斗,狼狈不堪。

虽然狼狈,但前几年忙里偷闲我也在公众号上写一点小文章。虽然没怎么做营销,但订阅读者也上了七八千。有两个月打赏较多的时候,比工资收入也差不了多少。但是这个公众号去年6月突然挂了,原因不明。

以前有文章被毙,我还大惊小怪特此声明,后来慢慢习以为常,再后来账号被冻一个月,乃至彻底挂了,我都懒得做声,甚至懒得再去开新号。谁知道新号又能活多久。写作圈的朋友很多也停笔了,他们有的改行去卖茶叶,有的在卖酒,还有的在卖鸡爪子。

我在湖大图书馆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本想着混个饭钱,把孩子带大点再说。今年6月1号,办公室来电,说有警官来电话,预约了校会议室,想请我过去茗茶。我有点惊讶,因为这两年我忙着当奶爸,基本没有什么作品。第二天如约前往,三位警官品茗和我交谈了两个小时。原来是我在推特上的一些发言有问题。

有时候半夜在厨房抽烟透气,我闲得无聊也翻翻社交软件,有时手痒也写了几句,或转了几条。这些牢骚短句本也无用,浪费我的时间,遂删之。大家握手道别。

这三位警官很有职业素养,也很有礼貌。我们两个小时就很多具体问题交换了看法,虽然多数不能达成一致,但整个气氛是一种讨论的风格。他们带着任务而来,人家混饭也不容易,各让一步就算了吧。

 

书桌被占领了

 

这本是一件小事,但是学校和图书馆的领导却比我还紧张,专门开会并派人来找我,说千万别再写了,即便不为自己,也得为孩子想想。还有的说你那个什么书屋最好也关了,因为里面有些书可能不是本地出版物。我真是有点火,我在家看书关你啥事啊。

7月放暑假那天,领导打电话来问我假期去哪玩。我本来挺感动的,但是他最后说要是出远门,先请通知他一下。我心的话凭哪点我需要跟你汇报旅行地点?给我报销旅游费用不?

过了两天,有个考研的妹子一大早来问政治试题,我没睡好就被吵醒,很不开心,发了一条朋友圈,说背这些题纯属浪费生命,我本人一点也不关心政治,我只关心有没有干净的空气和食物,以及有没有基本的权利和法治。没过一会,领导又打电话来了,说赶紧把这条给删了。我一下没忍住,拍桌子骂了人。我最讨厌干涉别人的私生活。

我其实也可以理解同事和领导的心情。有人说如果再有什么事,不但我所在的部门没法评优,而且可能全馆都会受影响,一百多人年终都没法评优,影响大家的收入。

除了同事和领导,也有其他朋友乃至亲人打电话来,大家都说以后别再作声了,或者先出国走人再说。我感谢大家的关心,但是每每回想起来也觉得悲哀。大家都在关心现实的利益,基本没有人关心具体的问题。没有人关心到底是哪些文章引起了争议,他们很多人基本都没看过我的主要作品。

一言以蔽之,只关心利益,不关心是非。

我说得难听点,是不是扔点吃的来,就都不做声了?但我们并非猪类,怎么能如此做人呢?从6月到现在,唯一和我讨论过具体问题对错的就是那三位警官。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也许很多人像我一样,年纪大了,快到混吃等死的阶段了,自己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是我们应该怎样教导自己的孩子呢?如果说只管利益,别问是非,这话我很难对孩子们说出口,因为我们中华民族几千年来都不是这么说的。凡事总得明是非,讲道理。有理走遍天下,这应该是基本的原则。有钱或有权的就一定有理,这在逻辑上说不过去。

讲到逻辑我还多说几句。孩子一直没妈不是个事,最近我也接触了几位女士,其中有一位单亲妈妈,儿子读高一了。我和这位高中生聊了几句,他说我们黄种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我问何以见得,他说因为我们有五千年的历史。我大吃一惊,这是什么逻辑,是不是一个人活得越久就越优秀?或者,因为你太爷爷是财主,你今天就一定有钱?

我教书十多年也接触过不少孩子,包括大学生,不少人在逻辑上基本是一桶浆糊。出现这种情况,孩子们自己以及家庭,包括学校,大家都有责任。

明是非乃是人生大事,读书的主要目的就在于如何辨别有人在胡说八道。评判一件事,最主要在于两点,第一讲证据,第二讲逻辑。讲证据就是说要弄清事实。这需要尽量搜集对立双方的说法,以及第三方观点,兼听则明才会有完整的图像。讲逻辑就是要考虑多种可能性,你的证据是否支持你的结论。最近南边的渔村很热闹,在我的高中同学群里,不要说先搜集独立第三方观点,有些人连对立双方的主要诉求是什么都不清楚,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在群里吼,我也是醉了。

我自己的写作一直坚持证据确凿,逻辑清晰。这个事情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这几年比较低产,一方面是我当奶爸去了,一方面是大量的时间都花在搜集资料上。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千万马虎不得。

斗转星移,时光飞逝。我的儿子终于四岁了。我希望他从此身体健康,别再让我跑医院。希望他心理健康,快乐成长,至于他以后从事什么职业,悉听尊便。如果他不幸也接了我的班,希望他将来的创作也能坚持同样的原则,不以眼前的利益为转移,而是以事实为依据,以逻辑为准绳。希望他能比我做得更好。

Happy birthday my son.

老杨,
2019/08/19

 

关注老杨
杨飞作品集:www.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