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随笔系列(19)

 

终极未来 | 为什么中国不会走新加坡道路?

by长沙杨飞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又来中国了,和新加坡有关的话题多了起来。有人说中国其实无论是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想走新加坡道路,只是不好意思明说。持这种观点的海内外学者很多,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授沈大伟是其中之一,他在BBC访谈时再次提出“中国应该考虑新加坡式民主”。而在经济上模仿新加坡,中国官方和民间一直都有这样欲望。

鄙人曾在新加坡数年,我私下认为提出这些观点的人既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新加坡。中国无论是政治上还是在经济上都不太可能走新加坡道路。时间有限,今天就不谈理论,只简单说说案例。
 

 


沈大伟教授和他的新书。BBC图片

 

(一)新加坡的福利性住房

先说经济上吧。新加坡原来号称亚洲四小龙之一,但是其刺激经济的手段并不新鲜,发展航运、金融、旅游和各种加工业,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包括中国都在做,但是新加坡在经济上有一个独门武功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没学到的,那就是它的住房保障制度。

新加坡政府有一个建屋发展局HDB(Housing & Development Board),直接对总理负责。HDB本身就是全国最大的房地产商,它的任务是给每户居民提供经济适用房,当地称组屋。请注意,是每户居民(人人有份),而不是像香港居民那样登记摇号看运气,也不像中国那样名义上照顾低收入者的住房需求,实际上拉关系走后门颇多猫腻。

每一户新加坡家庭(以及每个35岁以上的未婚公民)都可以向HDB申请到一套房子,居民只需付成本价(价格是同地段商业楼盘的一半甚至三分之一),房子的居住期限为99年。现在85%以上的新加坡人都住在政府组屋里。这个居者有其屋的组屋项目曾获联合国嘉奖。鄙人认为新加坡得此大奖乃是名至实归,这简直就是共产主义搞法嘛。

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从1959年开始执政,几十年了到今天依然稳坐钓鱼台,鄙人认为其组屋项目是最大的杀手锏。每户一套,五年之后就可转手赚一大笔,这么大的诱惑,哪个选民抵挡得住?安居才能乐业,就凭给每个居民提供廉价住房这一点,怎么赞扬李光耀都不过分。

新加坡政府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建造几十万套住宅,低价提供给居民,鄙人认为有四个原因:

第一,政府免费给HDB提供土地,地价基本为零;
第二,建造数量巨大,形成规模效益;
第三,官员廉洁,极少从组屋项目给自己捞钱;
第四,尽一切可能降低建设成本。比如有些早期组屋只有3、6、9三层开了电梯口,连这种凑合的办法都想得出来。
 


牛车水335B位置图(红圈)。这是我2006年在新加坡的重点拍摄项目之一,点击阅读:大牌335B,一座新加坡政府组屋速写

 


(二)中国的商业化住房

 

以上四条最重要的是第一条,地价为零。其实中国在上个世纪90年代进行住房制度改革的时候考虑过各种方案,其中就有人提出效仿新加坡模式。但是很遗憾,朱镕基副总理最后拍板,实行土地拍卖制度,把土地卖给开发商,保障财政收入,同时让住房彻底商业化。

新加坡的案例说明,政府若是下了决心,它是完全有能力让每个人“居者有其屋”的。今天的新加坡组屋林立,全国像一个大花园,但是在1947年,英国房屋委员会的报告曾指出新加坡有“一个世界上最糟糕的贫民窟,是文明社会的耻辱。”新加坡HDB的一份历史报告曾指出,到1966年30万新加坡人将住在棚户区,25万人住在老旧的店屋里(那时候新加坡的总人口才180万)。

1959年,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认识到住房问题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在竞选中承诺将提供廉价房屋给每一个居民。李光耀说到做到,赢得大选之后把住房作为最重要的任务来抓。那时候新加坡穷得叮当响,和中国差不多。从1966到1976年,新加坡多次以政府担保在国际资金市场借债,借钱都要给人民造房子。1966到1976年的中国在干什么,我就不说了吧。

我们都知道,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只有高级干部才有大房子。中国现在虽然多数老百姓也有了房子,但房价高得吓死人,老百姓辛苦一辈子的钱大半都付给了房地产商。我并不是说新加坡房价不高,但以新加坡的人均月收入,政府组屋的价格堪称良心价。

以中国现在的房价,老百姓遭了殃,开发商(资本家)发了财,但最发财的不是开发商而是政府。你买房子的钱50%以上都是政府以各种名义拿走了。某种程度来说,中国的房地产制度是官商勾结坑害老百姓。

从住房(房地产)的角度来说,我觉得中国名义上是搞特色社会主义,实际搞的是官僚资本主义;新加坡名义上是资本主义,实际搞的是准社会主义。给每个居民提供廉价住房,试问地球上有哪个社会主义国家做到了?高唱主义并没有什么luan用,人民得实惠才是最重要的。

房地产是国民经济最重要的支柱之一,从这个支柱的情况来看,中国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走新加坡道路的。中国当然也从新加坡学了一些东西,比如住房公积金制度,但是很遗憾,新加坡经济制度的精髓中国并没有学到,那就是保证人人都享有(平价)房住。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并不是嘴上说说就好,衣食住行、教育医疗,每一项都要落在实处。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我就只说说房地产,新加坡的医疗制度我改天另文论述。


(三)货真价实的新加坡党派

 

下面谈谈政治方面,中国是否可能仿效新加坡。中国的情况大家都知道,这里只有一个有效政党。虽然也有几个民主党派,但他们都宣称不以执政为目的。一个党派开大会,表态支持别的党的决议,我每次听到这种新闻都感觉是不是自己耳朵有毛病,但这却是真的。

世界上之所以有党派,乃是因为有一些立场相近的人士,他们认为自己的政策和主张对人民有利,所以这些人就联合起来组成团体(党派),其目的就是组织政府,施行自己的主张。如果你组织了政党但又宣称不想执政,这就不符合政党的基本定义,这种团体不说是花瓶,也顶多是个智囊团。

和中国不同,新加坡有货真价实的反对党。这里的反对党有十多个,常年活跃的有七八个。每次大选,反对党是真刀实枪地上场,组织群众大会,与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争夺国会议席。那种竞争的场景堪称白热化,双方都极尽攻击之能事。

我在新加坡呆了好些年,没见过李光耀本人,但我见过他法庭上的对手,新加坡民主党领导人徐顺全博士。那是2000年的时候,有天我在Tampines淡滨尼地铁站看到一个人在地铁出口念念有词,不停地发传单。我看他面熟(好像电视上见过),就拿了一份。具体内容不记得了,总之是责骂现政府如何如何。唉,堂堂一个哲学博士,党的领导人,沦落到地铁站发传单,对新加坡人来说,这是喜是忧?

李光耀已经去世了,但是对他的议论从未停止。记得2000年的时候,香港大学授予李光耀荣誉博士学位,有学生强烈反对,说李光耀是独裁者。Well,我提一个问题,假如某国可以自由组党,大选五年一次,一人一票,而且不记名,这是否算独裁?

鄙人观点,一个国家是否独裁,有一个重要标准:是否允许发表反对意见。新加坡在这方面是及格的,至少Google+、Facebook和Twitter等主流社交工具畅通无阻。反观中国的情况,这里只能使用(经过严格检查)的国产社交工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本人多次用Facebook来发表执政理念,他住院动手术的时候还在脸书上发大头照和粉丝交流。

新加坡2011年大选的结果,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得票率只有60%,反对党有日渐坐大的趋势。这次大选给了人民行动党一个严重教训,骄傲自满,小心失荆州。其实这个局面部分也是李光耀自己造成的。他过于迷信精英政治,可能有点老糊涂了,87岁的他亲自出来站台,说如果选民投票给反对党,接下来五年他们都将生活在后悔中。这句话激怒了很多新加坡年轻选民。

鄙人觉得,随着李光耀的去世,新加坡反对党翻盘执政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新加坡以后若变成两党甚至多党联合(轮流)执政,这都没啥奇怪。既然是民主选举,就不会有永远的胜利者。

我还举个例子,2014年初,新加坡有个叫鄞义林的年轻人在Facebook上发表文章,说政府的公积金管理涉嫌舞弊,此文直接影射李显龙总理。李显龙和他爸爸李光耀一样,随即把鄞义林以诽谤罪告上法庭。2014年6月5日,新加坡几大反对党联合在芳林公园集会,有超过三千人参加。鄞义林也出席了大会并发起募捐,说要聘请最好的律师和李显龙斗争到底,当场就获得数万元捐款。

这种事在中国可能吗?理论上可以,这里的基本大法规定了公民有言论和集会等等自由。但是实际情况会如何?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几大党派联合在北京某公园组织数千人集会,宣称和现任总理战斗到底?这种事您觉得可能吗?那些说中国在政治上可以仿效新加坡制度的人,完全是不了解事实。
 


李光耀和邓小平在1978


(四)穷人的后代,英伦的后裔

 

据说1978年邓小平副总理访问新加坡期间,李光耀曾对他说:“新加坡人大多是福建人和广东人的后裔,祖先都不识字,很贫穷,而达官显宦、文人学士则全留守中原,因此没什么事是新加坡人做得到而中国做不到的,或没法子做得更好的。”李光耀还补充道:“新加坡成功的关键,是英国人留下的法治制度,而不是什么儒家文化。”

我对李光耀此言深以为然。儒家文化强调的是道德而不是制度。我并不是说道德不重要,但乱世必须用重典。新加坡就是一个极好的案例,它证明了我们不用羡慕日本人,华人也一样可以做到极有秩序。新加坡的车站里都醒目地写着“依法排队”,Queue By Law。现在中国的街头刷满了儒家道德标语,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回国后每次在公交车站和食堂里被同胞们挤得东倒西歪的时候,我都特别怀念新加坡。

我一直没有在官方资料里找到李光耀和邓小平谈话的原文,但我们知道,李光耀本人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法律专业,他的精英团队也都是受的西方教育。不难理解,西方传统的价值观才是新加坡最核心的东西。新加坡华人的血统是黄种人没错,但其价值取向却是西式的,他们实际上是黄皮肤的英国(语言和思想的)后裔。


(五)终极未来

 

虽然新加坡的政府力量强大,但是从本质上来说,资本主义私有制依然是其立国之本。社会主义中国无论是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都不可能走新加坡之路。如果这样的话,那中国最终会走向何方呢?Well,这个话题要展开需要至少一万字。我两年前就在写《储安平的失踪和中国政治的未来》一文,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可以完工。

前天我看到北京大学贺卫方教授的一个席间谈话,说到中国的最终未来。贺教授说,最近这几年越来越清楚,中国的目标依然是共产主义。按照定义,共产主义最后一定会物质极大丰富,剥夺私有财产,消灭剥削者,消灭资本家。现在的中国之所以还允许多种经济成分并存,这只不过是一种权宜之计。贺卫方教授最后说,中国未来可能会是一种类似朝鲜的模式,而不是韩国、日本或台湾模式。我们不要寄希望中国的领导人走资本主义道路。

贺教授的看法我只能赞同一半。鄙人观点,目前的中国有点像打着左转灯往右走,喊着社会主义口号,其实一只脚已经踏进资本主义阵营。但是很遗憾,中国选择的并不是自由资本主义之路,而是资本主义体系里面最糟糕的一种 - 国家垄断官僚资本主义。这种制度在历史上已经被证明是死路一条,1933到1945年的德国就是典型案例。

这个世界基本的价值观应该只有两条:第一尊重生命,第二尊重自由。所以,评判一个领导人、党派或者政府不应该看他喊的是什么主义,而是要具体看两个方面:第一,他是否改进了人民的生活;第二,他是否促进了人民的自由。这些提高和促进必须体现在具体的事情上,并且要落实到每一个居民。生活必须包括住房保障、基本医疗、基础教育、食品安全等方面,自由必须包括是否能自由迁徙、获取信息、发表言论等等方面。从这些方面来看,新加坡遥遥领先,中国还要很长的路要走。

以社会主义公有制为基础的中国不可能走(自由)资本主义道路,这个我基本同意。以李嘉诚为代表的一些资本家已经对此有深刻认识,提前跑路了。贺教授说中国可能滑向朝鲜模式,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但我认为这应该只是中短期未来。

中国的终极未来会是如何呢?此类预测真的很难,和算命差不多。历史的发展充满了偶然性,谁也不敢把话说死。但这个世界总体的发展趋势是基本明确的,那就是经济现代化、政治民主化。潮流浩荡,顺之者昌,中国的终极未来应该是光明的。

杨飞,
2017/9/22,长沙



相关阅读:

 

新加坡的胡萝卜与大棒 - 老杨再谈李光耀

 

大牌335B,一座新加坡政府组屋速写

 

完美之狮 — 一个摄影师的新加坡手记

 

新加坡摄影专题
 


关注老杨作品:
杨飞作品集:
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