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急就章系列(15)

为什么征地拆迁惨案屡禁不止? - 老杨谈海口暴打妇孺事件

by 长沙杨飞

2016年4月30日,一段手机小视频开始在微信和微博上刷屏。该视频记录了一队身穿黑色制服、戴头盔和口罩的男子手持警棍和盾牌,暴力殴打多名妇女儿童,现场哭声一片。画面最后几秒尤其让人震惊,面对已经蹲在地上的妇女,一个制服男还冲上去用高压电棍持续放电殴打,当场火花四溅,妇女凄厉哀嚎。这场景并不是在某恐怖主义国家,也不是在搬演抗日神剧,而是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琼华村前天发生的真实拆迁事件。

我也转发了这段视频,因为我实在是被吓到了。我只觉得所见的并非人间。这些人怎么就下得了手?难道他们家里都没有妇女和儿童?但很快就有人留言,说这些人是暴徒,阻碍政府拆迁云云。防爆警察和联防队员如此凶狠,这确实已经不是人民内部矛盾,而是典型的敌我战斗了。但就算是敌人和暴徒,人家已经蹲地投降,按照联合国公约,虐待战俘当属反人类罪吧?

(一) 有争议,怎么办?

在一个法治国家,一件事如果双方有争议,包括政府拆迁而居民不走,正常的做法应该是诉诸法院,由法官来判。如果不服判决,最后才由法警来强制执行。但海口市的这起拆迁案件显然不是这么进行的。

根据财新网展示的一份“秀英区人民政府关于强制拆除长流镇琼华村违法建筑行动方案”显示,该行动总指挥是秀英区区长黄鸿儒,总协调为秀英区政法委书记王晓龙。又据《海南日报》报道,暴力殴打行为经查是联防队员陈某某等7人所为,秀英公安机关决定对陈某某等7人给予治安拘留,对联防中队长王某给予撤职处理。

根据视频画面,我个人认为若不适用反人类罪,至少也属于故意伤害犯罪,治安拘留是不合适的。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是政府有组织实施的犯罪,是否就不予追究?如果要追究的话,应该由谁来查办呢?当地公安显然不合适,因为打手就是他们组织的。出了事由当地公安自己来处理,这不符合起码的避嫌原则。

如果这视频被老外看了,估计他们要问:为啥不报警?确实,在一个正常国家,如果你被人打了,第一反应是赶紧打电话报警。但是在中国,只要是和拆迁有关的暴力事件,您最好省点电话费,自求多福。按照海口市秀英区政府的说法,它们的行动是“公安、城管、消防等五部门联合执法”。

(二)中国式征地

海口暴打事件并非个案,它也不是最严重的。征地拆迁每年在中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有打死的,撞死的,自焚的,被烧的,活埋的,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恶性案件,本来应该维护治安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警察当时却置之不理。如果你搜关键词“拆迁不出警”就会发现,和征地拆迁有关的事件,打110没用,警察不会来,就算来了也是推脱,说不是其职责云云。房子被拆,财产被砸,人被打死打伤,但不属于警察的职责范围,让人眼镜掉了一地。

如果你搜关键词“征地不立案”还会发现,和征地拆迁有关的案件,法院一般不予受理。少数立案的,原告基本没有胜诉过。这是自然的,政府拆迁,谁能胜诉?法院都是属于政法委管辖好吧。但至少走过场也要走个法律程序吧?房子被拆,财产被砸,人被打死打伤,但不属于法院的审理范围,让人眼镜又掉了一地。

警察和法院不管,按照中国特色,还有组织可找。归根到底,中国还是共产党说了算。但是2013年11月,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张军在与网友在线交流时明确表示:“对于当事人、老百姓的个人诉求、征地拆迁、涉法涉诉等其他方面的问题,中央巡视组按规定不予受理。”

也许你要问,不是还有《物权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吗?是的,中国有时候也讲法治,保护私有财产,保护土地所有者权益。但是,哪一个农民能拿出土地所有权证书?中国的农民只有10到30年的土地承包权,顶多算是长期租户。土地的所有权不属于农民个人,而是属于(村)集体。而在中国,村党支部是属乡镇党委直接管辖的。

城市征地的时候,拆迁的主体就是区、乡政府。所以,打110报警乃是图样图森破。打个比方,一个地主要租户走人,租户不想走,向地主的打手告状,会有什么结果?不难理解,拆房子打人为什么警察不出警,法院不立案,巡视组不受理。一旦出了大事,就像2014年3月21日山东平度活活烧死当地农民那样,地方政府还会从国库里拿钱出来迅速摆平,曰“维稳”。

(三)没有地的主人

那么问题又来了,为什么新中国成立这么多年了,人民都翻身做了主人,反倒没了土地,都变成了租户?没有地也能叫主人?

这事说来话长。老一辈人可能还记得,“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之前的口号,它吸引了无数农民参加革命。解放后政府枪毙了几十万地主,农民确实也得到了土地。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八条原文:“国家依照法律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

但是土地革命在中国并没有结束。1958年毛主席号召大搞人民公社运动,让农民把土地所有权交给公社集体,然后大家可以在人民公社大食堂免费吃饭。只吃了两年,后来全国饿死了上千万人,曰“三年自然灾害”。如果农民不支持人民公社运动,不交土地,可以吗?理论上可以,但是没有人敢这么做。

城市里也是一样,解放军进城没收了国民党官僚的财产和房子,但城市居民并没有被剥夺土地和房屋所有权,相反,政府还核发了新的所有权证书。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一条原文:“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各种生活资料的所有权。”但是很快互助社、公私合营等运动就剥夺了很多个人对土地、厂房等的所有权。到了1966年文化大革命,居民都排着队上交值钱的东西,包括珠宝、字画和房屋所有权证等等。如果不交可以吗?理论上可以,但是会有人上门来帮你烧。有金有银有字画,还有房子,这种资产阶级典型,不斗你斗谁?

到了1982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赫然加上了一条:“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没人知道这一条是怎么加进去的,但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几乎是全票通过。土地革命至此大功告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农民全都变成了长期佃农,城市居民全都变成了70年长期租户。

(四)熙熙攘攘,皆为利往

昨晚辗转反侧,一大早五点我就爬起来了。坐在客厅里我总是在想,那些打砸抢烧的都是些什么人,这种事也干得出来?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个社会总有恶人,为了一点钱抢人家孩子、在人家食品里面下毒都干得出来。对那些好逸恶劳的人,你突然给他一笔钱,要他干点活,万一出了事还有政府给兜着,绝无风险,你说他会干不?

对抢人家孩子、在人家食品里下毒的事,未见官员卖力去抓,但政府官员为什么对征地拆迁这么卖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原因主要是两个字:利益。

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曾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当有利可图的时候,不难理解有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一百多年前,马克思曾引用过邓宁(Thomas Dunning)的一句话:“如果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如果有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如果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以2014年3月山东平度雇佣黑社会烧死农民耿福林的那块地为例,政府7.5万每亩征收,然后123万卖出,利润率超过1600%。马克思若是看到这种利润率,不知是否会惊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海口这次拆迁之后的这块地,用途和地价我不知道。一般来说,城市郊区拆迁,拆完房子之后并不是回归耕地,而是会有新的市政工程或房地产项目,这两者乃是政府和高级公务员的来钱之路,也是贪污腐败的重灾区。一帮农民不识好歹,赖着不走,这不是挡人财路吗?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难怪政府要下狠手。

(五)长沙的案例

我本人住在长沙,2009年中南大学征地的时候,村民们也插上了国旗,拉起横幅组织了护地队,也有村民被打伤,还好没出人命。岳麓区街道办的同志告诉我:征地一般是这么算账的:假如你这是菜地,每年一亩能赚两千元,你的承包期还剩十年,就给每亩两万元的补偿。

当时中南大学这块地拆迁的宣传是:为了中国教育的明天。2016年的今天,如果你再去中南大学门前面这块地,一个商业中心已经拔地而起,KFC和星巴克均在期中。这种商业用地,在长沙的价格是每亩数百万元至数千万。这个案例说明,一块土地值多少钱不能只看它过去的使用价值,它更重要的是发展价值。按菜地的价格征收,按星巴克用地的价格出售,我只能呵呵了。

其实不用我担心,农民不是傻子,他们也许不知道土地的发展价值这个名词,但他们肯定知道菜地改建房屋之后的价钱。全国各地价值数万亿的小产权房就是这么诞生的。海口市秀英区长流镇琼华村的情况估计也类似这样,农民们不种菜了,把地(和房)租给外人,这样来钱快。

如果农民拥有土地的产权,那他怎么处置土地都是他自己的事,种菜、建房或者抛荒,别人都管不着。但是很遗憾,海口琼华村的农民和全中国的农民一样,他们并没有土地的所有权。真正的地主是国家。尔等农民皆为佃户,有什么资格抗拒地主的拆迁?

中国的土地问题无解,目前在法理上确实如此,如果要打官司的话农民也十有八九要输。但不管怎样,还是应该走个法律过场,由法院宣判并执行。我希望中国是一块法治之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谁拳头大谁就可以打人。政府尤其不应该带这个头。政府本来是人民请来制止暴力、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现在它带头使用暴力,这样的政府将成为社会动乱的根源。

这次海口暴打事件,除了官方声明和财新等小网站的报道,并未见各大媒体跟进采访。民间的文章如《海口“暴力执法”事件,我要揭穿政府的谎言》,以及《海口市秀英区施暴者被罚休息几天》等文章在微信朋友圈全都被删。我也不知道我这篇文章能存在多久。海口离我几千里,那里拆迁本不关我啥事,但我实在不能忍受房子被拆、人被暴打,但警察和法院对此置之不理这种事。大家应该想一想,有一天拆到你家怎么办?这个世界只要有一个人不自由,那我就不自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最后的自由。

半夜睡不着,我爬起来说几句话,若有不当请大家扔砖。

杨飞,
2016/5/2,长沙
 

PS,刚看到人民网报导,海口市秀英区区长因为前天的暴力拆迁事件引咎辞职。这是个好事。但辞职归辞职,犯罪行为不能用行政处分来抵消。打手要蹲牢房,背后的组织者尤其要蹲大牢,这才像个法治社会的样。


关注老杨作品:
1,杨飞摄影 www.midphoto.com
2,微信:yangfei789288
3,微信公众号:长沙杨飞
4,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5,推特Twitter@feiyang17
6,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首页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摄影师简历 写作与出版 商业摄影服务
记录中国专题 影展与讲座 旅行图文专辑
作品出售 English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刊登广告,不接受有偿赞助,不加入任何官方组织,但是艺术家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红包打赏,我的微信号是:yangfei789288;也可以用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