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急就章系列(28)

宗教与战争 – 与穆斯林大学生的谈话纪要

by 长沙杨飞

湖南大学有不少新疆学生,大部分是维族穆斯林。吃过大盘鸡之后,前天下午我和他们中间的两位进行了两个小时的交流,主要谈宗教问题。现把我的主要观点回顾一下,大家扔砖。

宗教的好处是不容否认的,它劝人向善,并给人以精神支撑。但我们翻历史书却发现,宗教很多时候并不是社会的融合因素,而是分裂和战争的因素。人类战争的原因很复杂,领土、财产和权力等因素交织,但宗教不可否认也是原因之一,有时甚至是战争的主要因素,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从十字军东征、科索沃到纽约911。

在冷兵器时代,战争顶多意味着血肉横飞,过几十年又是一条好汉。在核武器时代,大规模战争的最后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人类的灭亡。人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就彻底无意义,包括宗教。

清真寺读经的老人。笔者2006摄于新加坡

宗教引发战争的根本原因在于排他性。所谓排他就是说你只能信一个,其他的都是异端。宗教信仰强调绝对服从(主或者神)。绝对意味着排他。排他性是宗教的天然属性。

每个宗教都排他,但并不是每个宗教都严酷对待异教徒。伊斯兰教最好斗,基督教次之,佛教最温和。作为宗教,佛教当然也是排他的(佛陀是佛教徒唯一的导师),为什么佛教基本不具有攻击性?原因有二:1,佛教强调不杀生,不论教内教外(无论是不是佛教徒);2,佛教和世俗政权的结合最为松散。

虽然基督教也强调不杀人,但那只是本教内部(或本教派内部)。《圣经》里面有很多文字把不信耶稣的人直接定为犯罪分子,但是《圣经》并没有规定对异教徒的具体处罚措施。只有在世俗政权与基督教紧密结合的时代,比如说欧洲的中世纪,才会出现审判甚至杀戮异教徒的情况。

我们可以这样总结:宗教和政权结合的程度越深,它就越恐怖。只要政教合一,就无法避免严酷对待异教徒,无法避免争端与战争。宗教思想具有绝对性,而国家是一个暴力工具。一个绝对的思想一旦和暴力工具结合,那就意味着“绝对思想+绝对暴力”。这就是恐怖的深渊。这不是伊斯兰教所独有,中世纪的基督教,以及旧西藏的喇嘛教都是如此。

补充一点,如果说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也是一种隐性宗教的话,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北朝鲜等共产主义国家会出现红色恐怖的情况。再次强调,任何宗教和世俗政权的结合必定导致黑暗恐怖。

在历史上,伊斯兰教国家(如阿拉伯帝国、土耳其帝国)、某些基督教国家(如拜占庭帝国),以及旧西藏,都是典型的政教合一。伊斯兰教的传播和阿拉伯帝国的战争扩张密不可分。从先知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开始,伊斯兰世界就具有政教合一的传统,某些国家今天依然如此。另外,帝国时期的日本,天皇为神道教头号祭司,那时的日本也类似政教合一。

现代多数国家实行政教分离的政治制度,宗教是公民的私事,国家不干涉教会事务,教会也不行使任何国家职权。美国宪法确立了美国不尊崇任何国教,大家有信教的自由,但是宗教信仰和世俗政权各行其道。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也是西方国家遵从的普遍原则。由此可见,现代西方价值观与政教合一的传统伊斯兰世界是根本冲突的。

并不是所有的伊斯兰国家都出现恐怖统治,都具有强烈的攻击性。准确地说,伊斯兰极端教派掌权的国家才会出现恐怖统治的情况,比如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巴基斯坦是核武器国家,也是伊斯兰国家,但巴基斯坦并不是完全的政教合一,宗教法和世俗法基本各行其道,属于温和派伊斯兰国家。伊朗的情况就很不相同,它基本属于典型的政教合一,一旦它掌握了核武器,结果就很难预料。

虽然佛教也有自己的问题,但只要它不与政权过度结合,佛教就不会成为人类争端的主要原因。基督教由于与世俗政权日益分道扬镳,也不太可能成为人类争端的原因。当今世界最大的难题是如何解决伊斯兰教的攻击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若伊斯兰国家越来越多地掌握核武器,就将成为人类灭亡的定时炸弹。所以,西方国家对伊斯兰国家掌握核武器技术是最为担心的,以色列不惜千里空袭炸毁伊拉克核设施,西方国家对伊朗的核电站技术也是极尽打压,原因都在于此。

新加坡苏丹清真寺一角

要消除伊斯兰教的攻击性难度很大,原因主要有二,第一是我上面提到的伊斯兰政教合一的传统;第二,《古兰经》里面有宣扬直接攻击异教徒的文字。

但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传统并非不可改变。马来西亚和印尼等准穆斯林国家不说,奥斯曼土耳其变成今天政教分离的土耳其共和国就是一例(但土耳其的极端穆斯林势力时有反扑)。沙特阿拉伯也是政教合一,其主流瓦哈比派属于原教旨主义派。原教旨主义者大多数属于极端派穆斯林,本拉登就出自沙特。沙特对内有宗教警察保持高压,但是对外政策还是比较温和的,基本能遵守国际社会准则,不像伊朗那样连美国大使馆都能攻占,扣留外交官作为人质,完全践踏国际准则。总而言之,穆斯林国家也表现出了极大的多样性,不能一概而论。

自由清真寺,笔者2006年摄于印尼首都雅加达

根据盖洛普的调查问卷,接近90%的穆斯林是温和的,但是温和派穆斯林往往习惯沉默。相反,伊斯兰极端教派往往较为大声,他们用各种手段绑架民意,许以虚假承诺,并伺机夺取政权。广大温和派穆斯林要对此保持警惕,积极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了全人类的共同利益,西方国家应该要积极扶持温和派穆斯林,全世界人民应该团结起来支持温和派穆斯林,消灭极端派穆斯林和恐怖分子。基于伊斯兰教的历史和现状,这将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第二点,如何对待《古兰经》里面的攻击性文字。我举个例子,《古兰经》9:5原文是:“当禁月逝去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发现以物配主者,就在哪里杀戮他们,俘虏他们,围攻他们,在各个要隘侦候他们。如果他们悔过自新,谨守拜功,完纳天课,你们就放走他们。真主确是至赦的,确是至慈的。”

这节经文被称作“宝剑经文” ,意思是说过了禁月的宽限期后,穆斯林可以对异教徒在任何时间和任何地点宣战,除非他们皈依伊斯兰教。这段经文也是被伊斯兰极端分子以及原教旨主义者引用最多的一段。

要指出的是,《古兰经》里面既有严酷对待异教徒的文字,也有宽容和趋向于和平的文字。比如《古兰经》8:61说:“如果敌人倾向和平,你也应当倾向和平,应当信赖真主。”换句话说,恐怖主义者与和平主义者都能在《古兰经》里面找到根据。温和派穆斯林,包括广大的穆斯林学界人士(以及大学生),要积极强调古兰经和圣训里和平的一面,并对那些攻击性的文字进行有利于和平的阐述,比如在哪些条件下才能攻击异教徒,而这些条件在当今世界基本已经不复存在。

这样做实际上相当于伊斯兰教新的改革。宗教改革并不是什么新东西,它从古至今都在进行。新教对天主教的改革就是一例,路德派和加尔文派都不承认原圣经中的《启示录》这一章,马丁路德还曾经试图把《雅各书》、《彼得后书》、《启示录》和《希伯来书》都从圣经中剔除,把它们贬为次经(伪经)。

路边教堂。2011年摄于湖南耒阳

伊斯兰教有一个德鲁兹派,分布在中东的五个国家,人数不到两百万,他们也信奉《古兰经》,但他们另有一本教派创始人的《智慧书》,这本书同样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德鲁兹派的信徒不履行伊斯兰教法所规定的五项宗教功课,不履行礼拜、朝觐、天课、圣战等义务,不设清真寺,就在家里朝拜,简化宗教礼仪。所以,德鲁兹派被大多数伊斯兰教派视为异端。

德鲁兹派的故事告诉我们,宗教改革应该“一切皆有可能”,可以重新规划宗教礼仪、重新阐述传统教义。对伊斯兰世界来说,尤其重要的是重新审视政教合一的传统,分开世俗权力和精神权力。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

我并不否认宗教的排他性,但是现代宗教改革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承认异教徒的平等地位。不同的宗教和教派,都应求同存异,把平等和宽容作为第一诉求,把人的生命置于最高地位。种族延续是人类的最高目标,若是人都没有了,这个世界就彻底无意义,包括宗教。

杨飞,
2014/5/3原稿,
2016/7/16修改


关注老杨作品:
1,杨飞摄影 www.midphoto.com
2,微信:yangfei789288
3,微信公众号:长沙杨飞
4,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5,推特Twitter@feiyang17
6,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首页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摄影师简历 写作与出版 商业摄影服务
记录中国专题 影展与讲座 旅行图文专辑
作品出售 English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留言板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刊登广告,不接受有偿赞助,不加入任何官方组织,但是艺术家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红包打赏,我的微信号是:yangfei789288;也可以用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