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更新 / 2014年 /

 

 

本地居民能否投票决定独立?蒙古、挪威、车臣、魁北克、新加坡、苏格兰、德克萨斯和克里米亚闲话

 

1945年10月20日是值得中国人纪念的日子,这一天外蒙古全体18岁以上的居民投票决定是否从中国独立(请注意,采用的是记名投票方式)。时任中华民国政府内政部次长的雷法章先生当时飞抵库伦(今乌兰巴托)作为投票观察员。10月24日,蒙古中央选举委员会公布结果:494,074人参与投票,赞成独立者占97%,其余为弃权,没有人投反对票。于是外蒙古正式脱离中国,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2014年对英国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年份。苏格兰地方政府将在2014年9月18日发起一场公投,让苏格兰人民决定是否从英国独立出来。2014年2月7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伦敦呼吁苏格兰人在今年9月的独立公投中选择留在英国。英国三大政党保守党、工党和自由民主党皆反对苏格兰独立,但都表示将尊重公投的结果。

挪威于1905年8月13日举行全民公投,结果368,208票(99.95%大比数)支持结束联合,只有184票反对。于是挪威正式从瑞典独立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

没有全民公投,由议会决定独立的也不少。我们都知道1991年前苏联解体的过程基本是和平的,地球上一下子新增了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14个国家。

1992年11月25日,捷克斯洛伐克联邦议会通过了《捷克和斯洛伐克联邦共和国解体法》,决定从1993年1月1日起,捷克斯洛伐克正式分成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两个独立的国家。

本地居民投票独立不成功的案例也有。1995年10月30日,加拿大魁北克省公民投票是否独立。结果49.42%选民选择脱离加拿大,50.58%的选民反对。反方险胜。

当地居民有独立的想法,但是中央政府不许可的案例也有,比如西班牙就拒绝让加泰罗尼亚举行独立公投。车臣1991年开始闹独立,俄罗斯在1994年和1999年两次派军队攻占车臣首府格罗兹尼,以武力阻止了车臣独立。

当然,后来车臣也搞了公投。2003年3月23日举行的第一次车臣全民公决中,约84%的选民参加了投票,结果95%的选民赞成车臣共和国新宪法,这个新宪法规定:车臣是俄联邦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车臣的公投,我把它称为刺刀下的公投,因为那时整个车臣都被俄罗斯军队占领。

众所周知,美国曾打了一场反对南方独立的残酷内战(林肯总统是北方军总司令),75万美国人因此送命。独立的苗头在美国一直没断过。2009年4月,德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得克萨斯厌倦了联邦政府的某些作为,正在考虑是否有必要退出联邦,宣布独立。佩里说:“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前面有许多条道路可以选择当然我们目前的联邦还是不错的,没有理由非要解散它。不过,如果华盛顿执意要跟美国人民过不去的话,那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呢。佩里还表示,得克萨斯州在1845年加入联邦的条件之一就是要确保其能在今后退出联邦。

我在这里赌一块钱,假如德克萨斯宣布脱离美国独立,美国总统会再次发动战争,以保卫国家的完整。

历史上也有中央政府主动提出让某地方独立的案例。1963年9月,新加坡作为一个州正式并入马来西亚。但由于新、马在政治、经济、种族方面矛盾尖锐,两年后,马来西亚中央政府和新加坡地方政府发生严重分歧。在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要求下,1965年8月9日,新加坡州脱离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共和国。

所谓独立,就是说要成立一个新的国家。为什么要有国家?出生于1632年的英国经验主义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认为,在组成国家之前人们生活在一种完全的自由平等状态,但这种自然状态无法保障冲突双方的权利,人们只得放弃一部分自由,放弃裁判权,通过契约的方式让一个委托人(即第三者)组成国家(和政府)来保护他们的权利。当政府违背了契约,威胁到人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等自然权利时,人们有权推翻现政府,建立一个遵守契约的新政府。

洛克和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是欧美大多数国家的理论基础之一,当今文明世界也基本尊崇这种理论。按此理论,一个地区是否能独立成为一个新的国家,应该由本地区的居民决定,而不是由原宗主国居民一起来决定。打个比方,如果魁北克是否独立让全体加拿大人来投票,估计魁北克省基本不可能独立。蒙古国也是一样。

昨天,最新的案例出来了。2014年3月16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该共和国留在乌克兰还是加入俄罗斯。投票率超过80%。结果超过95%的选票支持加入俄罗斯。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遂宣布脱离乌克兰独立,并准备加入俄罗斯。

貌似这次公投挺合理的,但是,和车臣2003年宪法公投一样,这明显属于刺刀下的公投,因为俄罗斯军队已经开进了克里米亚的大街小巷,为了遮人耳目,他们都去掉了肩章等标识。我个人观点,克里米亚公投的有效性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原因很简单,刑讯逼供的证据无效。

严格来说,1945年外蒙古独立也可以算作刺刀下的公投。所以后来中华民国政府翻脸不认账,拒不承认蒙古独立是情有可原的。大家都知道,中华民国出版的地图一直都包括外蒙古地区,一直到2002年。

话说回来,完全没有任何压力的自愿公投只是一种理想情况。独立公投类似于分家,一个和谐美满的大家庭不存在分家的问题,只有出现了各种矛盾,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才会分家。分家可能伴随很多后遗症,包括家庭暴力。对国家来说,就是战争。

我们知道,在核武器时代,战争意味着全人类一起自杀。我们反对家庭暴力,更应该反对战争,尤其是打着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旗号的战争。生命和自由是人类的最高追求,在我看来,只有当出现了反人类罪行的时候,才可以考虑战争。某个地区是否独立,就让居民自己投票好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过些年,如果他们觉得不好,还可以再投票回来。

如果本国境内没有遭受军事攻击,如果没有出现种族屠杀等反人类罪行,一个国家就没有理由把军队开进另外一个主权国家,不管他们是否取下了肩章,不管他们叫做xx正规军还是xx志愿军。

克里米亚目前60%的居民是俄罗斯族,他们公投决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可以理解。需要说明的是,在1944年斯大林把鞑靼人强行整体驱赶到中亚荒地之前,克里米亚数百年来一直是鞑靼人的家园。

杨飞,

2014-3-18,长沙

 

 

首页

记录中国专题

旅行图文专辑

影展与讲座

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