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更新 / 2014年 /

 

月黑风高夜 - 老杨谈山东平度事件

 

2014年3月21日凌晨1点多,山东平度市杜家疃村一处帐篷起火,帐篷里的农民1死3伤。死者耿福林,63岁。这个帐篷是村民为阻止开发商占地临时搭的。耿福林死后,村民们用冰棺将尸体保留在现场。22日凌晨,大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和警棍,将耿福林的遗体拉走。平度官方说这是火灾,不到一天就改口说有纵火嫌疑。23日早上的消息说,死者家属已经和政府达成赔偿协议。此事处理相当迅速。

如果你搜关键词“拆迁不出警”就会发现,和征地拆迁有关的事件,打110没用,警察一般不管,就算来了也是推脱,说是城管的职责云云。房子被拆,财产被砸,人被打死打伤,但不属于警察的职责范围,让人眼镜掉了一地。

如果你搜关键词“征地不立案”就会发现,和征地拆迁有关的案件,法院一般不予受理。少数立案的,原告基本没有胜诉过。房子被拆,财产被砸,人被打死打伤,但不属于法院的审理范围,让人眼镜又掉了一地。

警察和法院不行,按照中国特色,还有组织可找,归根到底,中国还是共产党说了算。但是2013年11月,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副书记张军在与网友在线交流时明确表示:“对于当事人、老百姓的个人诉求、征地拆迁、涉法涉诉等其他方面的问题,中央巡视组按规定不予受理。”

也许你要问,不是有《物权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吗?是的,中国当然是法治之地,保护私有财产,更保护土地所有者权益。但是,哪一个农民能拿出土地所有证书?中国的农民只有承包权,土地的所有权不属于农民个人,而是属于集体,说简单点,土地的所有者是国家。

城市建设征地的时候,拆迁的主体就是政府。警察和法院作为政府下辖的裁判和强制机关,他们会怎么做,不用说了吧?打110真是图样图森破。我打个比方,一个地主要租户走人,租户不想走,向地主的手下告状,你说会有什么结果?

如果是房地产商拆迁呢?大家都知道,在中国搞房地产并不是有钱就可以,没有关系是万万不行的。房地产是贪污腐败的重灾区。不难理解,拆房子打人为什么警察不出警,法院不立案,巡视组不受理。一旦出了大事,就像2014年3月21日的山东平度那样,地方政府还会从国库里拿钱出来迅速摆平,曰“维稳”。

老一辈人可能还记得,“打土豪,分田地”是中国共产党1949年之前的口号,无数农民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解放后确实也得到了土地。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八条原文:“国家依照法律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和其他生产资料所有权。”

但是1958年毛主席号召大搞人民公社,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就上交给国家了,换来了可以在人民公社大食堂免费吃饭的权利。吃了两年,后来饿死了上千万人,曰“三年困难时期”。如果农民不想支持人民公社运动,可以吗?理论上可以,但是没有人敢这么做。

城市里也是一样,中国人民解放军进了城只是没收了国民党大官僚的财产和房子,广大城市人民并没有被剥夺土地和房屋所有权,相反,政府还核发了新的所有权证书。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十一条原文:“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收入、储蓄、房屋和各种生活资料的所有权。”但是很快互助社、公私合营等运动就剥夺了个人对土地、厂房等的所有权。到了1966年文化大革命,居民都排着队上交房屋所有权证。如果不上交可以吗?理论上可以,但是没有人敢这么做。

到了1982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赫然加上了一条:“城市土地归国家所有。”没人知道这一条是怎么加进去的,但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几乎是全票通过。革命至此大功告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有时我回想,月黑风高,那些打砸抢烧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这种事也干得出来?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吗?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当一个人没有饭吃的时候,或者干脆一个好逸恶劳的人,你突然给他一小笔钱,要他半夜起来干点活,万一出了事还有政府给兜着,绝无风险,你说他会干不?

类似的问题还有不少:为什么黑社会打死了人,政府却拿出国库的钱来赔偿?为什么亲人被打死,家属拿了钱就不说话了?为什么新浪新闻今天只有平度官方声明,不见村民访谈,并关闭了评论?为什么日本鬼子打进来了,全中国出现了一百多万伪军,帮助日本人打砸抢烧?文革时期很乱,难道每个中国人都觉得可以随便打死打伤别人,随便纵火焚烧“四旧”,为什么没有人没站出来,至少说两句良心话?

我没有这些问题的答案。也许有认说老杨吃饱了撑的,写这些有什么用?唉,兄弟我确实抑制力不强,心里装不得事。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我做了一晚的噩梦,半夜醒来无法入睡,干脆起来扒点字。

李佳佳Audrey昨天在微博上说:“记得贺卫方老师一次讲座中提到英国有句民谚,说老百姓的寒舍“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意思是即使我家徒四壁、漏风漏雨,但这是我的私宅和物权,即使你贵为国王贵为女皇,也不能侵犯。如今冷语嘲笑平度悲剧的人,真该补补最基本的一课。”

看到佳佳此文,我给补了一句:“我不能忍受未经许可拆人家房子,但警察、法院对此置之不理的行为。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土地属于国家而不属于人民?你有没有想过,参军、当特警、当法官意味着什么?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拆到你家怎么办?我要再说一次: 这个世界只要有一个人不自由,那我就不自由。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得到真正的、最后的自由。

杨飞,

2014-3-23,长沙

 

首页

记录中国专题

旅行图文专辑

影展与讲座

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