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随笔系列(15)

 

让土豪先走 | 老杨谈国籍与移民

by长沙杨飞

 

电影导演贾樟柯10月23日发微博称,“昨天聚会才知道,在坐的十几个朋友除我之外,都办了或正在办移民手续,这让我非常震撼”。贾导演有点后知后觉,我早就被震撼很久了。有些朋友暂时不能移,也安排了孩子和太太先走。目前的情况,贪官污吏四处横行,出街吃的是地沟油,喝的是重金属水,呼吸的是雾霾空气,谁不跑谁是傻子。

我个人很不喜欢户籍和国籍这两个东西。自由高于一切,一个人应该有权利在地球上自由移动。以前翻看1960年饿死“顶多六百万”人的案例,我心的话树挪死人挪活,他们怎么不跑啊?后来才发现1942年饥荒和1960年饥荒有重大区别,战争时期的1942可以逃荒,而和平年代的1958年中国开始施行严格的户籍制度,禁止农民擅自迁徙。1960年有些地方甚至动用武装力量禁止逃荒,饥民只能饿死在本地,不能给上级政府和领导添乱。

言归正传说国籍。季羡林说国籍就像公园门票,对我来说国籍如马甲,换衣是个人自由。国籍的改变对一个成年人的思想和本质很难有什么影响。我2001年的时候差点入了新加坡籍,如果我今天的护照上写着新加坡人,那对我来说其实只是一个符号,并没有什么意义。一个人应该去最能发挥他能力和天分的地方,至于是哪个村哪个国家,这并不重要。你是否关心爱因斯坦是德国人还是美国人?

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爱国,但爱国并不是热爱某个党派或者政府,而是热爱这片土地和人民。我反对狭隘的爱国主义。这片土地被治理得那么糟糕,还宣传大家不要动,纯属无赖。让别人爱国,但高官厚甲们又把自己的家人送去欧美,这是啥意思?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避难所,这句话要日日念、天天念。

贾樟柯微博引发热议,其实话题并不在移民本身,而在土豪胜利大逃亡的原因。目前的中国形似寡头垄断的官僚资本主义,利益集团说了算,还有庞大的武装力量为其保驾护航,它拥有绝对的权力,并宣称自己是(永远)为人民服务的。出于人性本恶的原则,我一般不相信一个人或一个集团可以自己监督自己。绝对权力只会带来绝对腐败。

在中国,个人勤劳一般只能致点小富(还得和城管搞好关系),土豪致富多少都有点邪门,正式的说法应该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坑蒙拐骗钱到手了,还不赶紧跑?最安全的当然是另外一个国家了。

邪门致富也意味着要搞掉这些土豪易如反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任你再富,一不小心你的财产可能立马归零,死无葬身之地。重庆打黑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政商两道通吃的少数超级豪门,更悉知中国民怨深重,万一哪天引发点什么事,首先清算的就是这些超豪。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翻了翻大家的讨论,中国留不住人有这么几点:

物质环境:
1,环境污染严重,水质差,雾霾重,食物质量堪忧(但特权阶层有特供);
2,私有财产得不到真正保障(平民被拆迁,土豪被清算);
3,土地尽归国有,农民手无寸土;城市房产70年产权只是长租;

非物质环境:
4,和谐与维稳开支巨大,国家中长期政治经济前景不明;
5,走歪门邪道才能真正致富(拉关系走后门严重,不按规章制度办事);
6,警察、法院和检察院都听老大哥指挥,公平正义和个人安全无保障;
7,说话(和写字)被严管,帖子或者账号随时没了,人还可能被抓;
8,信息严格控制,报刊书籍严格检查,互联网基本等同局域网;
9,洗脑式教育,不利于下一代健康成长。

凡此种种,招招致命,有的中产家庭砸锅卖铁都跑了,各路土豪焉有不跑之理?我对朋友们离开这样一个国度一般表示祝贺。自由高于一切,良禽择木而栖,移民是我们的优良传统,目前海外华人超过5000万,甚至还有另外的华人国家(新加坡)。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中国的移民和一百年前不太一样。在万恶的旧社会,穷得揭不开锅才跑到南洋讨生活,最开始到美国的华人也都是贫苦劳工。现在中国的移民非富则贵。贫贱不能移,穷人想移民基本没门,除了偷渡。

我们也不好指责欧美不欢迎中国人。嫌贫爱富是人类的本能,没人喜欢乡下的穷亲戚。在没有喷气式飞机的时代,跨洋交通是抑制移民的一个重要因素。现在不一样了,机票便宜到笑,如果不需要签证,蝗虫顷刻之间就会铺天盖地。虽然美国和香港不欢迎中国大陆的穷人,但中国一掷千金的土豪们是倍受欢迎的。问题是中国护照都长得一个样子,欧美国家大伤脑筋,才祭出了财产证明这一招。

有钱人一般都能很快移民,但我对这些朋友有点劝告,第一代移民是很艰苦的,尤其是精神上。一个人在14岁之后移民就较难融入当地社会,外表混得风生水起,乡愁依然挥之不去,才有叶落归根一说。第二代移民就基本没这问题。像我的外甥女,在新加坡出生长大,朋友同学都在那,她回中国度假没两天就嚷嚷要回去,已经彻底是一个新加坡人了。欧美很多第三代移民已经完全归化,人称“香蕉”,只有皮肤是黄的,里面都是白的,很多连中文都不太会了。

移民之后也有各种难处,不要把国外想得太好。意大利就盛产飞天神偷,新疆哈密瓜自愧不如;2005年巴黎街头火光冲天,大规模种族骚乱给欧洲的未来打上了问号。个人来说,这些年来我见识过不少各国奇葩,比中国人还要龌蹉得多。对外国 (人)要摆正心态,总体来说是人都差不多,肤色不同而已。

国家这个东西的历史并不长,严格的护照和签证制度历史就更短。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里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在欧洲旅行基本不需要护照和签证,居民自由往来,邀请函和财产证明更是闻所未闻。一百多年前的中国人再穷,只要买得起一张船票就可以自由前往欧美日。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人类开始集体发癫,走上了恶性鼓吹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邪路,护照和签证正是其副产品之一。

顺便说说双重国籍。我本人赞同多重国籍,它有利于消灭国籍这个讨厌的东西。民众应该来去自由,国籍自选。优秀国家不用宣传也移民凶猛;恶劣的国家纵使高筑柏林墙,也挡不住人民投奔自由。只认单一国籍、宣扬狭隘的爱国主义实际上是统治者心虚的表现。国家、党派和宗教都莫非如此,凡执“永不叛党”或“永不判教”者,均属邪恶轴心。

兄弟我正在琢磨拍摄一个系列纪录片,《骑单车888天绕地球一圈》,现在发现最大的问题之一是签证。中国护照实在太垃圾了。作为一个中国人,问题不是你想去哪里,而是你能去哪里。人家不给签,哪也去不了。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些满世界飞来飞去的艺人和商人选择放弃中国护照也是不得已。我也曾梦想香港护照,让环球单车之旅顺利进行,同时不失中国标签。我有时甚至后悔没有入籍新加坡,成了外国人也可以回来拍啊,还能贴上爱国者的标签,就像拍摄《建国大业》的那群外籍华人一样。

现在欧美发展日益减速,中国和印度迎头赶上,全球人均收入日益接近,自由移民的经济障碍将越来越小,假以时日,护照和签证可能会慢慢消失(各国之间都免签也就等于签证基本无用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全球经济一体化有助于政治一体化。超级土豪和跨国公司主导着世界,他们肯定乐于见到国家界限日益模糊,国家功能逐步消失。各种自贸区和欧元区正是案例之一。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这个世界也同时存在分裂因素。狭隘的爱国主义、极端宗教思想和种族主义阴魂不散。对于地方的既得利益集团来说,他们也乐于见到自己的势力范围成为新的国家,某教区某地方变成共和国,比如上海市长立马变总统,何乐而不为?前苏联灭亡之后这个世界已经新增了十多个国家。

以国家为基本单位在地球上圈地为牢,这真的好吗?全球还有好几亿人吃不饱饭,但是全世界却把最大的一笔开支花在各自国家的军费上,用以制造杀人武器,这难道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从这个角度来说,国家的概念是狭隘和愚蠢的,弄不好人类最后将因国家之间的冲突而灭亡。

先到这里,本文并不打算详细讨论国家的历史和未来。兄弟我已经43岁了,我要好好锻炼身体,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国的环境变得适合人类居住,不论是物质环境还是精神环境。

我是1997年离开中国去新加坡的,在国立大学读研两年,然后在当地电信公司上班三年,2002年回到长沙在湖南大学混饭至今。2011年我主动申请注销了新加坡绿卡,这让很多朋友眼镜掉了一地。我回国定居的第一原因是父母老迈需要照顾 ;第二我本来没打算移民,原本就计划在国外工作几年然后回国;第三是我日益迷恋纪实摄影。

纪实摄影其实和国籍关系不大。一个摄影师在地球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工作,我也在计划前往拍摄美国的66号公路。但是我在中国出生和长大,生活在中国的毛细血管里,这里的拍摄让我有无穷的亲切感。对一个沉迷于乡土纪实的拍摄者来说,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土壤,创作的源泉也就所剩无几了。

目前的中国正在巨变,未来也许会相当戏剧化,纪实拍摄中国可能会直逼战地摄影,相当刺激。世界各地的摄影师对中国无不趋之若鹜,我没有理由离开这个地方。战地摄影之王罗伯特•卡帕曾说: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离战火不够近。《共和国战士之死》是卡帕的传世之作,1954年他最后握着相机死在了越南战场上。卡帕精神激励着所有的纪实摄影工作者,我也决定破釜沉舟留在中国,紧握相机与此船共存亡。

2008年我曾骑单车独自穿越南北,拍摄从北京到深圳的107国道,耗时一个多月。最后那个昏黄的傍晚结束行程时,我俯望那片苍茫的土地感觉想哭。我热爱这片土地,但并不热爱这本护照。国籍并非天经地义,有生的东西必有死,它的消亡是迟早的事(马克思本人也持此观点)。我难得同意老马一次。

这一天也许并不久远了,国家消亡,护照作废,大家在地球上自由行走。现在上头鼓励大家做梦,这就是我的地球梦。

杨飞,
2013/11/11



新加坡滨海南波特罗作品展(天鹅)。2005年1月


 

PS,昨天晚上,也就是2017年9月14日,好几个群都在讨论前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教授乔木突然出走美国的事。47岁的乔木经历和我有些类似,几年前被强行调离教学岗位,发配到图书馆搬书。再后来因为擅自接受多家外媒采访,发表不合时宜的言论,直接被辞职,连生计都成了问题。还好他申请到了美国“优秀人才”签证,上周胜利大逃亡。

上面那篇文章写于2013年,我主动撤销新加坡绿卡是在2011年,应该说,那个时候我对中国还是怀着希望的。但是我判断失误了。中国的言论环境正在恶化,短期内也看不到好转的希望。现在不但媒体没有自由采访权,民众也没有被采访权,未经批准擅自接受采访,后果很严重。今年2月我也曾接受日本NHK电视台专访,就中国的互联网环境发表了一些个人意见。

但我没有办法胜利大逃亡,我的条件很难申请到美国优才签证。我甚至考虑过去泰国清迈。我喜欢泰国,去那里也相对容易,现在我很犹豫到底要不要走。

也许有人要问,你以前放弃绿卡回来中国,为啥现在却准备跑路?这除了个人判断失误之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我两岁的儿子。2011年的时候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在哪都无所谓。现在作为单亲爸爸,我想给儿子提供一个空气清洁的环境(他经常感冒),以及一个较好的教育环境。对放弃新加坡绿卡这事,现在我肠子都悔青了。美国澳洲当然更好,但是我没钱去投资。除了结婚,我想不出可以快速去那里的办法。如果哪位好心的欧美或澳洲姐妹愿意收留我,请留言。

我现在考虑走人也有自己的因素。作为一个作家,中国获取资讯的环境太差,谷歌和维基百科用不了,等于是断了我的左膀右臂。从现在的趋势来看,他们现在焚书,将来就可能坑儒,跑路也是为了个人安全。

但有时候想起来我也很不甘心。这里是我的家,凭啥要我走人?要是家里被流氓霸占,你是把它们赶走,还是拱手相让?在我四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当逃兵从来不是我的风格。家里乱的话就应该自己收拾;国家烂的话,我们人人都有责任去改变,把她变成一个宜居的好地方。这样的人生更有成就感。

以前在讲台上,我经常给同学们谈到对国籍和国家的总体看法,现在我依然想把这句话与诸位分享:

"我对国家没有什么感觉。国籍如衣服,随便穿哪件。哪里不自由,我们就在哪里战斗。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故乡。"

杨飞,2017/9/15

 


关注老杨作品:
杨飞作品集:
www.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长沙杨飞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坚持独立创作,不加入官方协会,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广告,但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给小儿打赏一点奶粉钱。支付宝打赏请长按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


 

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