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记忆系列(0039)

 

老杨记忆|2004年夏天的一次潜规则



2004年的夏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件小事:考驾驶执照。我报名的是猎鹰驾校。7月盛夏,练车大汗淋漓,大家互相帮助和鼓励,我们一组六个人的友谊是难忘的,但8月在岳阳参加最后考试的时候,我遭遇了人生中尴尬的一幕。

为了防止驾考作弊,那几年湖南省各地州市都是异地考试,长沙的考生一律去岳阳考场。到了岳阳,考前大会上高阶警官们三令五申,禁止行贿受贿,还公布了电话,举报有奖。考场周边贴满了禁止“了难”的标语。“了难”是湖南土话,意思是花钱摆平。



岳阳驾驶员考试中心。图片编号:R0018079


考前的夜晚,在岳阳驾考中心酒店,我们六人小聚的时候,大家都说这里的潜规则是每个考生要给考官买一包烟。不是一般的烟,是75元一包的蓝色软包装芙蓉王,2004年市上最贵的烟之一。 我这才明白为啥考场的小卖店都摆满了蓝色软包芙蓉王,我原来还以为这里的村民都特别有钱。

但我不赞成买烟,因为这和三令五申的考场纪律背道而驰。最后小组口头表决,其他5个人居然都同意买烟。大家的眼光都在看着我。那一刻我极其矛盾。两个月来我们6个人结成了难忘的友谊,尤其组里还有我喜欢的漂亮夏小妹,都貌似有那么一点暧昧的气息了,开罪她是我万万不想做的事。

一包烟75元,一点小钱而已,但这种台上台下完全相反的做法太让人瞠目结舌了,我实在难以接受。我涨红了脸,最后从牙缝里吐出三个字:我不买。

不知道那个晚上我是怎么熬过来的,那是一个辗转反则的夜晚。

第二天大家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上午九点,上车考试的时候,我们组的大哥手里有个红色塑料袋,我知道,那是蓝色的软包芙蓉王,他们凑钱买的,没有我的份。我做好了补考的准备,但是很幸运,凭借良好的车技我一次通过,顺利考到了驾驶执照。

这个故事只是案例之一。在2013年,我因为拒绝交钱发表学术论文而被转岗(那同样也是一点小钱)。后来我在文章中是这么写的(致工管院的朋友们及湖南大学教研同仁的一封信):

“每个人都在抱怨行贿受贿,从驾校、医院到学校,没有一个人愿意送烟,送红包,没有一个人愿意发论文交版面费,但是,一旦涉及到具体的事,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基本没人敢站出来说不。这就是中国的现状。“大家都这么干的,我也是没办法”,满大街都是这样的托辞,这个社会只会越来越黑。”

是的,每个人都在抱怨中国恶劣的环境,每个人都知道什么才是正义和公平,但是,大家都不去做,无论事大事小。这让我想起了电影《闻香识女人》Scent of women里面的一句台词:

I always knew which one was the right path,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because it was too dame hard. (我当然知道怎么做是对的,但我从来不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他妈的太难了)。意思就是,假如你违背潜规则,你将碰得头破血流。

但是我做了。目前,我还没有死。我有一些想法和做法,有的可能全世界都不站在我一边,但我可能会坚持做下去。

杨飞,
2011年2月,
2017年6月修改


关注老杨作品:
1,杨飞作品集:
www.midphoto.com
2,微信:yangfei789288
3,微信公众号:长沙杨飞
4,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5,推特Twitter@feiyang17
6,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