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idphoto.com   Photographs and writings of Yang Fei
Home  / China Specials / Yunnan / Lijiang /
 
www.midphoto.cn 杨飞的摄影和写作
首页 / 记录中国专题 / 云南 / 丽江 /

                               

 Love and Sex @ Lake Lu-gu
泸 沽 湖 的 爱 情 与 色 情
       
       

1961年中科院做少数民族研究的同志从丽江出发,雇马帮翻山越岭走了11天才到达云南和四川交界的宁蒗县泸沽湖。二十年后公路终于修到了这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进入此湖从免费到收门票,从20,40到80元,此湖旅游日渐热门阿。

要论湖泊大小泸沽湖在地球上甚至中国都排不上号。但水不在深有仙则灵。摩梭族人的聚居地泸沽湖被称为女儿国(无夫无父),据说这里的男男女女都快活似神仙,世世代代施行着以女人为主导的走婚制度,自由恋爱自由换人,如果自由理解为随便,岂不是此处可以随便做爱,像神仙一样快活?但走婚却不能简单理解为随便做爱。如果山里的走婚就是随便做爱,那和城里的滥交也没啥区别了。

 

 

泸沽湖

 

在当今以男人为主导的社会上,摩梭人具有母系氏族色彩的走婚制相当另类。摩梭家庭都是女性为主导(传宗接代),妈妈和外婆说了算,男不婚女不嫁,婚姻双方终生各居母家。女儿到了十 六岁家里就会安排一个独立的小房间,相好的情人(阿注)就会在天黑后摸进来,云雨之后,天亮时分摸出去。有导游解释说摩梭的意思就是晚上摸着进去,早上梭(溜的意思)着出来。如果怀孕,孩子都由妈妈抚养,一般不认爸爸。虽然不认,但大多数还是知道谁是父亲,否则有近亲相交和乱伦的危险。但也有时候较难搞清楚爸爸是谁,因为一个摩梭女人可能有两个以上的阿注。和哪个情人好,好多久(一夜或者一生),这都是男女双方自由决定,但基本上是以女人为主,如果她不喜欢某个情人了,晚上把门一关,那个男人就爬不进来了。

很多游客来就是冲着泸沽湖的自由性生活来的,来看看母系氏族性生活的活化石,如果能亲身体验一把就更爽。但来此一看才发现如今的泸沽湖已经变味了。这是可以理解的,任何原始地方一搞旅游开发,十年之内纯朴之风一定彻底完蛋。这次开车来云南路过贵州郎德苗寨,村民会给你进行歌舞表演,但都是皮笑肉不笑的,草草表演完毕,所有村民手持各种纪念品一拥而上将游客团团围住,末了还每人收歌舞参观费20元。机关干部模样的团队游客还比较兴致勃勃,背包老驴们见此情形也只能跟着皮笑肉不笑了,我啥也没买杀出重围赶紧上车走人。

泸沽湖猪槽船

 

自1995年开发旅游以来,泸沽湖的走婚制度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走婚的对象比以前相对固定了,以前摩梭人一般不认父亲,现在很多摩梭孩子都以认父为荣了。以杨二车那姆为代表的部分摩梭人更走出了泸沽湖,抛弃了男不婚女不嫁的传统注册结婚了 (还结了几次)。湖边的村民也有结婚的。但村干部说坚持走婚制度的摩梭人还是占多数,超过三分之二。

性生活之外,摩梭人的日常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变化主要是游客带来的。泸沽湖边最热门的旅游点是洛水村和里格村,洛水村有一百多户,较大,主要接待团队游客;里格村只有二十多户,主要接待散客(背包客)。现在洛水村和里格村绝大部分房子都变成了旅游纪念品商店,客栈和酒吧。这些酒吧客栈70%是外地人租房开的。我在里格村看到老祖母房墙上的猎枪已经锈迹斑斑 -  很多年没用过了;洛水村里原来打鱼的小猪槽船已经在岸边半沉没,里面泡着破烂的渔网。旅馆的厨师说前年每斤3元还可买到鱼,现在出8元一斤都没人去打鱼卖给你,要吃鱼还得去永宁乡或者四川泸沽湖那边买。理论上来说湖边的摩梭人已经不用劳动,光靠出租房子就足够生活了,而且比以前活得更好。本来也是,中国很多少数民族都是女人干体力活为主,男人主要从事打猎和游手好闲。我真后悔是汉族人。

里格村拉克家300年的老祖母房

 

还是回到走婚这个话题。就我本人来说,除了晴天小妹,我对当地摩梭女人基本上没有欲望。当地的女人很少美女(其实内地城市也一样,大多数都长相平平乃至恐龙)。我总体感觉摩梭女人过了二十岁就不好看了。这主要是摩梭女长期从事户外体力劳动所致。2007年8月17晚上我参加了里格村篝火晚会(游客每人收费10元),仔细观察半天,在所有几十个本地姑娘中(从15岁到45岁)只发现一个美女,她是晴天客栈的服务员。但别说走婚,我连和她搭腔的机会都没有,舞蹈表演结束,游客们争先恐后上来和晴天妹妹合影,根本轮不上我。

我很奇怪,不至于只有一个美女吧?长期旅居泸沽湖的老驴说美女还是有的,但现在很多摩梭小妹妹十三四岁就外出打工去了,所以美女不多见,本地大妈较多。云南以及全国很多旅游点都有所谓正宗少数民族歌舞表演,虽然很多是假的,但也有不少是真少数民族,比如这些外出歌舞挣钱的摩梭妹妹。

美丽的晴天妹妹。篝火晚会上ISO3200抓拍

 

总体来说泸沽湖的摩梭姑娘随着旅游开发所表现出的的开放和热情大方让人惊叹,喷很浓的香水,有的摩梭妹妹同乘大卡车(站在后车厢)的时候,会用各种方式主动对男游客(帅哥)投怀。反过来也是一样,稍有姿色的游客妹妹一个人在街头走过,常会有摩梭小伙子对之吹口哨。不管是摩梭人之间,还是摩梭人与游客之间,男女互相表示爱慕都属正常情况。我唯一担心的是当地摩梭人的个人卫生较差,有的摩梭小伙子衣着明显油腻,还有的指甲较长,里面有黑黑的东西。看得出不常洗澡。如果我是女游客,和外表不卫生的男人做爱我会有心理障碍:外面都不干净,那里面还了得阿?

但还是有些游客克服心里障碍成功在泸沽湖和当地人走婚,我确实很钦佩这些男女。不过这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外人不便说三道四。来泸沽湖的游客,特别是那些一住就是几个星期甚至长期逗留的男女散客(背包客),大多数都是辞职出行,或家里工作不顺利,或厌倦了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来此地追寻野性生活(包括野性性生活),这无可厚非。外地游客见多识广,中间也有帅哥,对摩梭族妹妹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反之摩梭族小伙子喜欢女游客也是正常情况,因为不少三十多岁的城市女性白领比本地二十岁的摩梭妹妹皮肤还要嫩,新鲜得很。

在里格村和游客妹妹故事较多的摩梭族小伙子应属扎西了,他开有一客栈叫做扎西家。在我看来扎西客栈的设施在里格村算不上最好。扎西本人其实也算不上小伙子,和我一样属于老男人系列了,就长相来看算不上 很帅,比拉克家的小伙子差远了。也许因为老男人比年轻小伙子更主动,扎西本人的衣着也比较干净吧,还是有女游客喜欢住扎西家。有人开玩笑说扎西家可以实行收费走婚了,旅游创收嘛。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真要收费的话那不成鸭店了?

拉克家的帅小伙

 

我还听说了一件很恶劣的事情,曾有几个摩梭族小伙子故意灌醉女游客然后集体上床的,这在我听来和诱奸(或轮奸)没什么区别了。当然只是听说,无法证实。但就算属实也是个别情况,泸沽湖再远,也还是共产党统治下的法制社会嘛。不过确实,一个人要学好需要三年三十年,要学坏三天就够。常驻里格村的老驴说旅游旺季这里的摩梭小伙子还有点事做,到了冬天很多男人就只剩下一件事:喝酒,然后在街头乱晃,里格村屁大的地方街上都经常有人打架。

说是这么说,由于卫生和文化差异各方面的原因,游客和摩梭族本地人之间的发生性关系只是少数,确立长期稳定走婚关系的更是凤毛麟角。 而且整体来说摩梭人对与外地人(游客)走婚还是相当抗拒的,至少在开始是这样。据我所知,只有里格春天客栈的老板(台湾人)和一个摩梭族妹妹“结了婚”。另外,有个叫海伦的广州女游客曾把一个摩梭小伙子带去了广州,现在他们又回到洛水村开了一家叫大狼的酒吧,这对人还上了电视。

要说走婚的话还是游客之间互相走的比较多。我在泸沽湖住在陌上花开国际青年旅馆(英文叫 Memory of March Int'l Hostel)。据说有一年三月,两个游客在泸沽湖发生了恋情,那女孩网名就叫陌上花开。后来女孩走了,男的就在泸沽湖里格村开了一家客栈,取名陌上花开以示纪念。在陌上花开的几天,我也亲眼目睹了一个深圳女孩和一个法国小伙子日渐浓郁的恋情,至于他们俩晚上是否走婚我就不便继续跟踪报导了。这个深圳女孩正是辞职了准备在云南长期晃悠的,法国小伙子干脆已经在客栈打工 - 他是法国军校生,政府赞助旅行,顺便实习。

在客栈打工的外国小伙子

 

也许你会说游客之间的相好哪里没有呢?丽江大理拉萨不到处都是,犯不着特意到泸沽湖来吧?说的是,但在泸沽湖,因为走婚的传统,此处有一种特别利于快速恋爱(做爱)的气氛。气氛是重要的。王小波小说里写过他们插队时候的种猪站精子库,收集精子的时候就用板凳搭一个架子,架子下面有个一尺来长直径两寸的空心管子,套上橡皮套子并打上润滑剂后就把种猪赶上这个架子,那种猪就会开始抽动,不一会儿就能集一小管子。刚开始这法子是很灵验的,可那猪后来越来越精,不肯上架子,就是强行赶它上去也不抽。种猪站老板要扁它,那猪一急居然开口说了话:假就假了可你们怎么着也得弄点气氛吧,凳子上就不能搞两撮毛?

泸沽湖的走婚气氛对于单身游客来说是洋溢的。陌上花开的房间新装修很干净,还有电视热水上网,生意非常旺。我在这里一个人住了个标间。8月18日傍晚来了几个新客人,几经调整还是有一位女士无法安排房间。老板和我混熟了,大喊在一旁角落里上网的我:杨飞你要不要拼房?我当然乐得省钱。老板对那位落单了的女士说:好,今晚你就和这位杨大师一个房间。那位女士看来是新驴,很紧张的对老板说:不是睡一个床吧?我在一旁肚子都要笑疼了。这都是泸沽湖的气氛惹的。

宁蒗县泸沽湖自1995年开始旅游开发,到2007年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这十几年泸沽湖边的变化天翻地覆,绝对超过以前几百年发生的变化的总和。洛水村头,几十条由宁蒗地方海事监制的,制造工艺整齐划一的崭新猪槽船在静候团队游客的光临。原先用于日常生活的老猪槽船已经破败,旁边停泊着YAMAHA动力玻璃钢快艇。走在洛水村新建的沿湖公路上,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泸沽湖,右边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酒吧客栈小超市,这村子感觉和现代小市镇颇为相似了。

土佛塔和里格村的孩子们

 

里格村的中心,大型挖掘机正在制造一个巨大的坑,这是未来泸沽湖演艺中心的地基。此工程是一个北京人投资三百万兴建的。目前里格村的篝火歌舞表演是收费10元,现代化灯光音响的演艺中心建成后,估计收费会加上一个零?不过相对于贵州郎德苗寨皮笑肉不笑的民族歌舞表演,里格村小伙子目前的舞蹈表演还是颇为热情奔放的。希望他们以后在新演艺中心能够保持这种热情。

一个原始地方怎样进行旅游开发才能在赚钱的同时也保持原始的自然面貌和纯朴的民风,这是一个极难两全的问题。我上个月谈西藏自驾车旅游的时候写过这样一段:

“藏族牧民每天看雪山烦,看到我们不远万里来旅游才知道他们看腻了的雪山很有价值。牧民们也了解了一种完全不同于他们的牛群和羊群的城市小资生活,开阔了他们的眼界,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把藏族同胞包裹起来隔绝外界,让他们继续保持原始以便让我们旅行者来参观,这是一种很自私的想法。”

摩梭人祖母房一角

 

不进行旅游开发是不可能的,城里人都想洗刷一下蒙尘的心,外出旅游的欲望日涨。泸沽湖的原住民也想靠旅游发家致富。这不是一拍即合吗?既然发展旅游可以快速赚来大把的银子,带来漂亮的城里妹妹,为什么还要继续种地?但男人一有钱就变坏,原来越纯朴,坏得就越快。很难两全阿。

随着旅游开发和游客的大量涌入,内地城市各种沉渣也跟着来到了泸沽湖。湖边不少景点出现了一些邀请游客走婚的所谓摩梭妹妹。其实这些妹妹根本就不是摩梭人。打着走婚旗号骗游客钱财的也时有耳闻。2004年起,丽江市委市政府每年都组织宁蒗县公安对环泸沽湖的色情服务进行打击整治。

但旅游开发也在泸沽湖干了些好事,里格村的搬迁就是一个例子。2005年以前里格村的房子都在水边,排泄物处理都如在火车上一样直接。游客越来越多,长此以往湖边还不成半个粪坑?况且日常取水也是就近打水,这未免恐怖。2006年 ,里格村所有的湖边房子全部拆除,一律后移60米,并且在村后面建了一个小型污水处理厂。现在家家户户都通了自来水,客栈也大都改造成了带马桶的标间。以前的里格村客栈几乎家家爱户户都被跳蚤严重骚扰。现在卫生问题解决了,跳蚤不再骚扰你纯朴的心境,面朝大湖,春暖花开,里格村还是一个很适合长期发呆的地方。

杨飞,

2007年8月31日

里格村篝火晚会

 

又及:摩梭族走婚与现代婚姻家庭制度的改革

现在城里的离婚率接近三分之一。这还只是公开决裂的,同床异梦或者各玩各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一辈子都不出轨的人是极少数。表面上我们还在维持着一夫一妻制,实际上这种婚姻制度已经百孔千疮。

马克思结论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人类选择什么样的婚姻制度,最本质的决定因素是如何最大限度维持种族的生存。人类本来是群居群交的,那时生产力低下,一对夫妇可能连一个孩子都养不起,只能依靠群体的力量。后来生产力发展了,一男一女可以独自抚养自己的孩子了,于是产生了一夫一妻制。现在生产力进一步发展了,一个人也完全可以养活孩子,一夫一妻制就不是必要的了。婚姻制度是上层建筑的一种,我们日渐发达的经济基础决定了这一层上层建筑现在需要改革了。

我认为摩梭走婚是一个很好的婚姻制度,因为不结婚,所以摩梭人根本不存在离婚、子女无人抚养、财产继承、流浪儿等等社会问题,走婚应该在全世界范围推广。但摩梭人的走婚制度也不尽完美,最主要的一点:父亲对孩子没有抚养权(监护权),这是很不公平的。孩子的抚养权应该双方协商解决,这样的走婚制度就比较完美了。

一夫一妻制并不是绝对的,有些藏族地区一妻多夫制也过得挺好的。一夫多妻以前就更普遍了。我们在婚姻制度上应该要多姿多彩一点,一夫一妻,多夫一妻,走婚,多种制度应该共存共荣。只要人类这个种族能够延续,个人的性需求能得到满足即可,如何婚法个人自便。

2007/8/31

泸沽湖后记:此次在泸沽湖我比较倒霉,去的那天晚上(2007/8/15)是瓢泼大雨,半夜一点半才到里格村。不过也省了每人80的门票。接下来几天都是阴沉沉的,没有什么风光可拍。我们每天都百无聊赖的在旅馆 闷着,上网,打扑克或者桌球。天稍一放晴就赶紧出门放风,下雨了就继续回来闷着。等到我们决心要走时,天才彻底放晴。这只意味着一件事:偶还会再回来搞图片地。

 

以下有泸沽湖图片45张,请点击小图:
       
其他云南相关图片集:

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沙溪乡寺登镇

云南大理

昆明简单汇报

老挝,普洱,裸女,蚂蝗与直升飞机

首页 记录中国专题 旅行图文专辑 影展与讲座 作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English

       
Home What's New Pictorial Features Exhibition Events Fine Art Prints Photo Services Guestbook
About Me China Specials Videos & Films Writings & Books Stock Photos Contact 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