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作品midphoto.com

 

图片故事|粮店和鞋匠
 

杨飞,2007年3月

 

我现在还记得20年前粮店里卖油的那种机器。那机器有一个手柄,摇一圈那铁嘴巴里就出来一斤油,摇半圈就是半斤。这半圈可多可少,所以和粮油店的阿姨搞好关系就很重要。1980年代以前的湖南大学以及附近单位上万人的生活都依靠麓山南路这栋楼的粮油食品店,肉店和菜店。这三大店都是国营的,能够在这三大店上班是最幸福的,有着最铁最铁的铁饭碗,店里的叔叔阿姨都很牛。

 

湖南凤凰县城粮油店。是父子吗?2005年7月. 图片号:FH5711

 

不过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附近的农民开始在马路边卖菜,又来发展成较大规模的自由市场 。到90年代初,肉店和菜店已接近荒废,因为隔壁自由市场的肉和菜又好又便宜。但是粮店还是继续着,因为它卖的米比较便宜 - 如果用粮票购买的话。1993年中国取消了粮食计划供应制度,粮票没有了。从此粮店就和肉店菜店一样,虽然继续存在着,但已经是苟延残喘。因为大家都去超市和自由市场,国营粮店肉店菜店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

2003年麓山南路改建工程开始了。湖南大学非常强势的借机拆迁了粮油蔬菜公司这栋偻。

 

 

 

拆除中的麓山粮店大楼。2003年。照片号changsha0299

 

 

拆除中的麓山粮店。可以看到残存的麓和店两字。2003年。照片号changsha0298

 

 

 

 

还我家园。照片号changsha0079

 

但是拆除并不顺利。估计粮店职工的补偿条款没有谈妥。这楼也是很多户粮店职工的家。房子拆到一半的时候他们举行了大型的抗议活动,要求湖南大学还我家园。这栋拆了一半的破楼就这样晾在那里长达一年。不过这房子也没完全闲着,不少流浪汉进驻了此处。我那时候在湖南大学任教,每天下课后都要经过此处回家。

有一天我看见一个流浪汉的内裤挂在这破楼房的垂下的钢筋铁丝上,觉得挺有意思的,回家取来相机绕着这短裤拍了半天。我的学生路过此处都觉得杨老师可能疯了。

 

街头行为艺术。湖南大学校园,2004年。照片号CS009

 

街头有一个补鞋子的老人,天冷的时候他也会把摊子转移到这破楼。虽然天花板已被拆除,但墙壁还在可以挡风。

 

 

 

湖南大学的鞋匠。照片号changsha0205

 

 

 

 

 

如果天气再冷,他就会捡来木板烤火。照片号changsha0188

 

鞋匠老人告诉我他已经75岁了,湖南临澧县人,补了一辈子鞋。那为什么来长沙湖南大学呢?老人说他儿子在湖南大学教书,去年把他接来长沙。但是老人实在闲不住,还是在大学的街头重操旧业打发时间。

到2004年初,粮店职工和湖南大学的谈判依旧没有结果,楼房很残破,里面贴满了“当官不为民做主良心何在”之类的标语。湖南大学看到实在不雅观,楼房又拆不了,于是沿着楼房砌了围墙。这样就没人能看到里面“还我家园”之类的字了。流浪汉也进不去了。

 

 

旧楼与新墙。照片号changsha0104

 

 

 

修了围墙,楼里面进不去了,但老人依旧在墙角补鞋和配钥匙。照片号changsha0301

 

到2005年初,估计粮店职工和湖南大学达成了最后的协议。这栋烂尾拆迁楼终于被彻底拆除。

 

拆完之后这里变成了花园。照片号changsha3519

 

 

 

 

 

宽阔的麓山南路2007。照片号changsha3521

 

至此原国营麓山粮店彻底消失,我也再没有看到那位补鞋老人。

杨飞,
2007年3月

 

End 

 


 

返回长沙专辑

 


关注老杨
杨飞作品集:www.midphoto.com
微信:yangfei789288
微信公众号:老杨书吧
新浪微博@长沙杨飞
推特Twitter@feiyang17
Facebook:yangfei999999@hotmail.com


本人不加入官方协会,坚持独立创作,作品免费阅读,不刊登任何广告,但是创作人也需要生活,您若喜欢拙作,可用微信或支付宝打赏。我的支付宝账号就是我的手机号:13974850714。微信打赏请扫描或长按以下二维码。感谢支持独立作家。


 

留言板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