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midphoto.cn 杨飞的摄影和写作
首页 / 记录中国专题 / 湖南省 /  长沙

乞讨与良心 - 与人奋斗其乐无穷之乞丐篇

 

2007年3月

 

我们都生活在美丽高墙内。在这堵围墙里面,我们自己有着自己的快乐。围墙外面正在发生什么事,我们不知道,没有必要知道,或者不想知道。或者就算知道,又能说明和解决什么问题呢?我想说的是:城市乞丐不是小问题。每天路过城市的大小路口这些残疾乞丐的外表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真假的问题考验着每一个人的智慧,是否给钱的问题拷问每一个人的良心。

个人以及民间组织是不可能解决乞丐问题的。唯一有能力的是政府。如果新加坡政府可以在大街上禁绝乞丐,中国政府也一定可以做到。我们的政府解决了天上的飞船问题,解决地上的乞丐问题应该不在话下,只要愿意。扬汤止沸和釜底抽薪双管齐下,我们一定能解决乞丐问题。中国大部分城市残疾乞丐都是有组织的诈骗者,扬汤止沸就是通过立法对这些人进行强制性收容,特别是对他们背后的组织者要重刑伺候。釜底抽薪就是要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公民(包括九亿农民)的基本生活保障制度。生存权是人的基本权利,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挨饿那我就没有吃饱肚子。希望不远的将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拥有基本的饭碗,厕所,和床。

我从来不给乞丐一分钱,坚决反对施舍白手乞讨者,但对于街头卖艺的,我们要给予支持,琴拉得好要给钱。我自己最大的理想就是将来去学好小提琴,等学有所成之后来街头卖艺,靠我的音乐实力吃饭。

 

2004年3月的一天特别寒冷。我爸爸住在长沙市第四医院,依旧半瘫痪,所以那时候我特别富有同情心。在医院门口我发现一个孕妇跪在地上。天飘起了雨丝,但这个孕妇依然没有要走的意思。街上人行匆匆,没有人停下来给钱给她。我走过去细看这孕妇脚下的求助信上写:

“我和丈夫来贵地找工。因找不到事做,我只说了几句:你养得起我吗?而他却大发脾气跟我吵,说不管我就不管。一走就十几天。我无奈之下只好向大家求助点路费回家。愿好人一生平安!谢谢!”

如果平时也就算了,因为我家楼下经常有各色乞讨人员。但那天很冷开始下雨,看到这个孕妇我实在于心不忍。我很关切的问她是否凑够了回家的钱,要是没有的话可以去长沙市救助站求助。 自从2003年3月孙志刚在广州收容所被打死后,中国各地的收容遣送所都改成了救助站,凡是没钱回家的人都可以去那寻求帮助。

医院门口跪在地上的孕妇。Photo ID:changsha0342.

 

这个孕妇看我没有给钱的意思,扭头不理我。报纸上都宣传说有困难找警察,一个孕妇下雨天在街头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也太丢社会主义国家的脸了,天理良心何在?我觉得警察叔叔应该管这事情。于是我拨通了110报警,说有一个孕妇在街头需要帮助。110的警察接线员妹妹说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怎么回事?我说一个孕妇在荣湾镇四医院门口跪在地上需要帮助。110妹妹说你去找派出所好了,这是橘洲派出所的辖地。我很生气,好心报警你居然不接警,我说您是第几号话务员?如果您不派警察叔叔来我马上去长沙市公安局投诉你。110妹妹说那好,等十分钟就派人来。

我打电话声音比较大,不少人都过来围观。这孕妇妹妹看人越来越多,站起来收好地上的求助信就走。我一把拦住了她:我打了电话叫警察叔叔来帮助你,一会儿你不见了那还不把我给抓了去?孕妇妹妹说你管的着吗?说着推开人群就要走。我说:站住!再走一步我就扁你。

十五分钟后警察终于来了。我和孕妇都被带到橘洲派出所。一位妹妹警察把孕妇带到一间房问话。五分钟后她们出来了,警察妹妹手里拿着一个方形枕头,孕妇妹妹的肚子瘪了下去 - 孩子没有了。

橘洲派出所的警察叔叔检查孕妇的提包,左边是求助信。Photo ID:changsha0343.

 

这件事我很生气,浪费了我两个小时。作为一个人文摄影师最重要的是同情心。同情心也是支撑我们这个社会的重要道德支柱,可是不少人利用大家的同情心来骗钱,真是良心大大的坏了。我是没那么容易上当的,骗子都叫我师傅(有兴趣可阅读我的通缉重大诈骗嫌疑人胡国这篇文章)。

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骗钱的除了上面的假孕妇之类,还有很多孩子,大部分都跪在街头乞讨学费。2002年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在楼下看到两个贵州的小男孩跪在那里实在可怜,我决定帮助他们。我说你们别跪在这里讨钱了,我资助你们两个一直到完成初中学业,你们总共需要多少钱?但现在我不能给现金,我需要亲自和你们一起回贵州遵义乡下的那所学校,我需要见你们的校长和家长。两个小男孩有些吃惊,半天没说话。我给了他们一张名片说:我是湖南大学的老师,你们随时可以打电话给我,我说到做到。结果,我至今没有接到他们的电话,也再没有在我家楼下见过这两个贵州小孩。

照片号changsha0337. 我家楼下一个贵州女孩跪求学费。

 

也有妇女和孩子联合行动的。2001年9月我在北京天安门遇到一中年妇女和一个大约10来岁的孩子。先生, 我们打东北哈尔滨来的,今天早上看升旗的时候和孩子他爸走失散了,我打了电话给哈尔滨家里,我家人明天晚上就来北京站接我们。我现在身上没一点钱了,看您能给这孩子吃点饭吗? 那妇女说得很可怜。

我于是买了快餐给这妇女和孩子, 一共35元。 吃着饭, 这位中年妇女问能不能给点钱让他们撑到明天晚上东北的家人来。我说: 给钱没问题,  给我看你的身份证。 一看不错,是黑龙江依蓝县人。我说:我的钱很容易得到, 但是我现在要你家的电话号码, 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打电话回去的。我要和你的家人证实一下,如果是真的, 我帮你到底! 我看到了她脸上有一瞬间一闪而过的惊讶,然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这位大哥, 那就算了,谢谢你的快餐, 您留个地址, 等我家人来了我把35元给你邮去。先走了。说着她牵着孩子就走。我一甩步子拦住她:想溜?这里是天安门, 满大街都是警察,你今天死定了。这位还嘴硬:我犯得着从东北大老远的来北京骗您一餐饭吗?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

看着我的眼睛,你那样子象是说实话吗?!!我只差没吼出来了,围观的人也开始过来了。她一看不好,说:好了好了, 我还钱给你。说着赶紧凑到一女士旁边:请问您是东北的吗?我们在北京和孩子他爸走散了, 您能借点钱给我吗, 我把饭钱还给这位大哥。 一看, 乖乖, 一下子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好几位中年妇女, 身边全都带着78岁的孩子。 整个一骗子团伙。

拿回了我的35元, 那中年妇女和孩子转身就跑。你们给我站住!我大吼一声。看你这年轻力壮的, 干什么不好偏要来骗人?!!你自己都算了, 这孩子才10岁,以后就让他靠行骗来过一生?你以为老子的钱是那么容易骗的???跟你说了, 这世界上比我聪明的骗子还不多。算我今天心情好, 下次还让我碰上,我叫你死得比猪还难看! 

砸坏我三角架的跛脚乞丐。Photo ID:changsha2062.

故事就讲到这里。在长沙这几年(2002-2007)我和街头的乞丐的亲密接触就更得多了。我随身都带着小傻瓜相机,因为拍照我数次历险差点被打。幸亏跑得快我才免受皮肉之苦,但损失还是不小。2004年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在五一路平和堂外面一个乞丐飞起拐杖砸来,我用三角架挡住,回来一看角架的主螺丝被砸弯,这日本金钟的螺丝配件十分难找,报废三角架一个,恨得我牙痒痒。

搞不清楚为什么长沙的街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乞丐,五年来我感觉有越来越多的趋势。在长沙市区任何人流稍多的地方都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现象。我小时候的长沙没有这么多乞丐。为什么中国经济一片莺歌燕舞但街头乞讨的却越来越多?这些乞丐的口音明显不是长沙人,他们是外地的,绝大部分是乡下人。从他们的残疾程度来看要不是有人主使,他们大部分根本就出不了门,更别说车船劳累千里迢迢来到长沙。这些残疾乞丐绝对不是单独行动的 。根据胡展奋的职业乞丐调查,这些乞丐背后 都有老板,每天早上都有专车把这些残疾乞丐送到市区各主要路口,晚上再由专车接他们回来。有人专门去农村地区搜集这些残疾人,更有甚者故意致残这些小孩。这是一种有组织的故意伤害和诈骗犯罪。

但是我也不否定有一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乞丐。岳麓山下湘江之滨的他们很多都在垃圾桶里寻找食物。他们大多数都衣着邋遢,很多看起来明显有精神残疾,路人唯恐躲避不及。在路上我也看到很多寻找失踪家人的广告,大部分都是寻找有精神病的走失亲属。如果你的兄弟姐妹因为神经失常而走失,能找到的话你会给碗饭给他们吃吗?

一般来说凡是直接需要食物的都是真正的乞丐。需要现金的是否为真乞丐,我们要认真区分。湘江边捡垃圾食物吃的他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每次冬天来到我看到街头那些冻得直哆嗦的流浪者,我心里都非常难受。冬天是乞丐和所有无家可归者的大敌。为什么我们制造出了这么多人口却不负责任地把他们扔在街头,任由他们挨饿受冻?所有乞丐中最让我难过的就是长沙荣湾镇通程广场地下通道一个反拉二胡的盲人和女孩。我每次路过地下通道都会遇到他,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我认为在所有的残疾人里面最需要关怀的是盲人,不信你把眼睛闭上10分钟看?

照片号changsha095。长沙荣湾镇反拉二胡。

虽然在拍摄的时候很难过但我从来不给乞丐一分钱,坚决反对施舍白手乞讨者(卖艺讨钱除外)。盲目施舍表现您的爱心只会助长懒惰。我一向认为彻底解决贫困问题(包括乞讨)应该是政府为主导,民间机构为辅的社会系统工作,个人盲目的施舍一点都不解决问题,只会助长伸手要的懒惰陋习。作为当政者,第一责任是保证地上每一个子民吃饱饭,然后才应该进行天上的活动,比如花费百亿的载人飞船项目。

如果新加坡政府可以在大街上禁绝乞丐,中国政府也一定可以做到。我们的政府解决了天上的飞船问题,解决地上的乞丐问题应该不在话下,只要愿意。扬汤止沸和釜底抽薪双管齐下,我们一定能解决乞丐问题。中国大部分城市残疾乞丐都是有组织的诈骗者,扬汤止沸就是通过立法对这些人进行强制性收容,特别是对他们背后的组织者要重刑伺候。釜底抽薪就是要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公民的基本生活保障制度,也就是说不光要覆盖四亿城市居民,还应该覆盖九亿农村人口。目前中国的农民是没有最低收入保障的,这种局面一定要改变,要不然我们永远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乞丐问题

这个世界上只要还有一个人挨饿那我就没有吃饱肚子,希望每个人都能这样想,特别是官老爷们。外汇储备现居世界第一的中国完全有能力建立一个覆盖所有公民(包括农村人口)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问题是政府是否愿意 去做。或者说是否愿意主动去做(不自上而下做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会有人自下而上逼你做。届时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土地还是这块土地,只不过换换政府)。

那对于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怎么办?我的建议是第一打电话给救助站,第二打电话报警,就像我关心那位孕妇一样。千万不要自己乱给钱。

我的时间和精力有限,不可能论及乞丐问题的方方面面。光给乞丐分类就很不容易了。我只想借本文抛砖引玉,让那些坐在高级轿车里有警车鸣锣开道的高级官员和人大代表体会问题的严重,城市乞丐不是小问题。每天路过城市的大小路口这些残疾乞丐的外表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真假的问题考验着每一个人的智慧,是否给钱的问题拷问每一个人的良心。希望不久的将来政府能出台各种措施,诈骗的抓起来,讨学费的送去上学,真正残疾需要帮助的给予救助,等等等等。

生存权是人的基本权利,希望不远的将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拥有基本的饭碗,厕所,和床。

 

杨飞,

2007年3月22日

参考阅读:群口相声《西藏的孩子们》 在西藏将近50天(20024月和5月),印象最深的是拉萨的孩子乞丐们。虽然在内地的大城市火车站我们已经习惯了乞丐,但是拉萨的乞丐数量之多还是让我吃惊。他们无所不在,无所畏惧,各显神通,有的干脆抱着你的大腿不放。很多旅行者口袋里都准备着厚厚的一毛小钞票,随时随地发放。。。阅读全文

 

又及:

上文中说道新加坡政府禁绝了乞丐,这个说法不完全准确。新加坡大街上也有不停唠叨纸巾三包一元的残疾人。但是这些残疾人都是很规矩的站在路边一动不动,从来不会追着你要钱。而且他们都衣着干净,说明他们有基本的住宿之处,不是流浪者。我1997年到新加坡,背着相机走过大街小巷一直到2005年底都都没有遇到过类似中国街头的乞丐。但是在2006年春节我终于在Tampines街头遇到一个河南口音的中国人说钱包被偷向我借点小钱,和2001年9月我在北京天安门遇到的那黑龙江妇女非常类似。2006年春节我也在牛车水第一次遇到在地上爬的乞丐(下图),明显的中国口音。看来中国骗子团伙的先头部队已经开始飘洋过海。我很奇怪新加坡这样一个严厉惩罚偷渡的国家,这些骗子是怎么混进来的。从马来西亚偷渡可能比较容易。也许,在新加坡的上万中国建筑民工里也混进了一些骗子。

照片号SIN0110牛车水乞丐。这是我9年在新加坡第一次看见在地上爬的乞丐。2006年1月。

 

 

长沙步行街的小乞丐:不给钱我就跟着你走。

 

 

这些妇女就在不远处指挥小乞丐们。

 

 

照片号changsha8922。长沙步行街衣着干净的乞丐夫妇。我拍照时老太太往后躲,老头怒目圆睁,然后举杖就打。我撒腿就跑。

 

 

照片号changsha0013。湖南长沙东塘广场被拖着的乞丐,2003

 

 

 

照片号changsha0077。长沙荣湾镇的晚上不停磕头的年轻乞丐。

 

 

 

照片号changsha0078。长沙残疾乞丐。

 

 

 

照片号changsha0101。看你给不?长沙火车站候车室无手乞丐。

 

 

 

照片号changsha0105。长沙街头写字求助。

 

 

 

照片号changsha0106。长沙街头写字求助。

 

 

 

照片号changsha2061. 磕头出血?长沙乞丐2004。

 

 

 

照片号changsha0130. 长沙步行街残疾乞丐。

 

 

 

照片号changsha0199.  盲乐手。长沙2004。

 

 

 

照片号changsha0221.  残疾书法家。长沙2004。

 

 

照片号changsha0251。长沙五一路上写字的。

 

 

照片号changsha0261. 五一广场小乞丐。长沙2004。

 

 

 

照片号changsha0279.  我也是实在冒得办法。长沙2003。

 

 

 

 

 

 

 

 

 

 

 

 

 

 

首页 记录中国专题 旅行图文专辑 影展与讲座 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网站更新 纪录片及视频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联系方式 English

全部图片和文字为杨飞版权所有,任何商业性转载请先征得鄙人书面同意。

All photos and text copyright of Yang Fei.  Written permission is required for commercial use of my works.